【卡帶】百秒

全程胡扯,原本是個練習時間線寫法的故事,但後來偷工減料就變了這樣。

嗯,下次再練習。

預警一下OOC。先為堍裝個逼。

軍事武器廢請不要太深究。




- 05:00


“嘖,竟然打不中。”他聽到耳機另一邊傳來小學同學不快的聲音,夾雜著槍彈爆破聲等背景音,若不是聚精會神,恐怕不甚容易聽清到對方的聲音。


“喂,左邊11點。”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旗木卡卡西很明顯的知道那是宇智波帶土給他的提醒。


扭過身體舉起手中的麥林手槍對著左邊衝過來的喪屍群瞄準開槍,應聲爆頭,青綠色的腦漿灑得一地都是。


那是木葉史上最年輕取得格鬥射擊全能SS Rank畢業的調整者旗木卡卡西。


“不要再大意了,那可是會死的啊。”


“....嗯。”


將目光短暫的停留在不遠處透過耳麥吐槽他的小學同學,明明是個狙擊手卻把多餘的心思放到他這個當肉盾的成員身上,怎樣看起來該專注於任務的也是宇智波帶土他本人。


- 04:40


說到宇智波帶土這個人,明明小時候是個徹頭徹尾的吊車尾,數學語文科科見紅,就連當時同班同學的野原琳還曾經為了要把對方那慘不忍睹的成績拉上去而拜託過他幫他惡補學業。


那時世界還沒有爆發大規模的喪屍病毒感染,他們還只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每天過著無憂無慮日子,最頭痛的不過是到底將來要選什麼出人頭地,有炫耀價值的職業罷了。


然後初三那年感染爆發,他們的學校死了很多的人,他們班上幾乎三分之二的同學也逃不過感染變成沒有理智只顧襲擊活人的怪物。


本來旗木卡卡西也以為自己逃不掉,然而在肩膀被咬上的一刻,一向與他誓死水火的宇智波帶土替他擋了下來,一向喜歡哭鼻子的對方沒有任何猶豫的用盡全力將球棒砸在那只曾經是他們老師的怪物的頭上。


他呆若木雞的看著那只失去行動力的喪屍倒在面前,直到黑髮少年順勢將牠踢開,向他伸出已經滿佈傷痕的右手,他才終於反應過來。


“卡卡西,一起活下去吧。”他說話的語調很輕很慢,完全沒有平日魯莽衝動的模樣。


抬頭看著宇智波帶土的臉,發紅的眼睛和鼻子無不顯示對方其實早已哭得唏哩嘩啦的事實。


他凝視宇智波帶土手腕處那條沾滿血跡、本應屬於另一位同伴的祈願手繩,不禁加重緊握對方手心的力度。


“嗯。”


-04:00


旗木卡卡西一個加速離開了剛才的位置,他回頭看了看依然在原地待機的宇智波帶土,但他的身邊卻看不到本該出現的另一個同伴。


“卡卡西,牆後5隻獵狗。”


閃身到隱蔽處找掩護,旗木卡卡西嘆了口氣:“帶土你今天怎麼了,光盯著我看?你的任務呢?”


最初他們為了獲得能夠對抗這些怪物的力量,不惜任何代價的加入了志願軍,甚乎不要命的接受細胞改造來提升身體機能。


因此他看不到任何理由讓宇智波帶土在滅殺任務中給他分神,畢竟能消滅一隻喪屍就能減低一分傳染機率的危機。


“....”


“記住你今天的任務不是支援我,而是要在我把喪屍集中地找到後用火箭炮把他們炸掉。”


“....”


“所以說到底你是怎麼了?”


不同以往的即答,宇智波帶土難得的沉寂了數秒。


“....吶,卡卡西,雖然我說過為了替琳報仇可以豁出一切,即使是成為現在這種除了戰鬥殺戮之外毫無用處的政府走狗也無所謂,”


宇智波帶土的聲音屬於容易沙啞的低沉嗓音,在前天任務中向著踏進喪屍群的小隊大吼指示著逃離方法後,直到昨天晚上他的聲音還是沒有完全恢復過來,因此在旗木卡卡西頻密開槍射擊聽覺受到干擾的情況下,只能勉強聽到那變得支離破碎的嗓音。


“但....唯獨是你...怎可以被這垃圾般的世界一直控制著....”


“什麼意思...帶土?!”


一拳將未能開槍擊退的喪屍打到兩米外,在無法完整將對方的話聽完那邊傳出一片爆炸聲,旗木卡卡西隱約覺得事情有什麼脫軌了。


-03:20


早在他們收到這個只由三人構成的任務時他就隱約的察覺到不妥,又或者該說在他們成為調整者後就有些什麼詭異之處就開始浮現出來。


他們每個人都以為病毒是在進行實驗時意外洩漏的,根據政府的言論那原本是種能夠促使人類細胞快速分裂的超級藥物,只是當它接觸到存活在大氣中的引起普通感冒的病毒時產生了無法阻止的變異,變成一種高傳染性的病毒,讓人類的細胞高速分裂異變成無法自我控制的怪物,


而為了對付這個危機,整個世界都必須要實行嚴密的人口管制和殲滅行動,在逼不得已時各政府會進行系統性的大清洗。


然而這一切都不過是國家之間的一場資源掠奪的陰謀,全世界資源漸趨貧乏,以人道救援為名的團體要求各國執行義務責任的次數愈來愈多,加上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負面新聞,各國家幾乎都已經疲於奔命的去拆解這個炸彈,漸漸地,有人提出了那個荒誕離經的計劃 ──“Plan Savior”。


以國民的生命作為賭注,暗中散播最新型生化病毒,藉此科技發達的國家能鏟除掉眼中釘,同時實行全國性的資源保護及菁英篩選政策,以最先進的技術去確保被選中的人口的延續。


為了達到目的,所有人都不過是這場資源戰中的犧牲品。


不同於水之國那邊採用的疫苗加隔離方法,木葉這邊的是更加狠辣的直接進行人體改造,將剩餘的國民調整為國家發展計畫中的必要的模樣。而這也是為什麼旗木卡卡西他們在活下來後被誘導改造為擁有極佳戰鬥力的軍人,而不是具有卓越科研能力的科學家。


宇智波家世代都是軍事世家,然而在這次的事件中卻因為沒有收到過半點風聲,整個家族幾乎都因病毒而被滅掉,但幸運的是雖然身為宇智波,但宇智波帶土卻因為出生在毫不起眼的旁支而被忽略活下來了。


在他們成為調整者後宇智波帶土聯繫上了以往曾與家族合作的要員,得知了很多以前他們不曾獲知的事實,而在這次任務前,宇智波帶土那雙杏眼中閃爍著不安,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似乎有很多的隱情。


-02:55


耳邊彷佛再次傳來野獸進食時的撕裂聲音,旗木卡卡西從腰間取出彈匣裝填,距離情報喪屍群的聚集處尚有五十米。


右手食指猛然的拉下機板,相比起宇智波帶土的超長距離遠射,只要獵物出現在他二十米內,旗木卡卡西就有自信能夠一擊穿腦,無一虛發。


從方才的位置和爆炸聲傳出的方向,大概是宇智波帶土那邊遇上了突襲,雖然很擔心對方的安全,但現下他還要考慮沒有了對方的火箭炮,該如何把眼前的基地一把轟炸掉。


向前閃身,他一個抬腿將左側怪物踢開,對準額心,清脆一聲子彈頓時穿過頭顱,秒殺。


喪屍一群群的自前方出口處湧過來,數量實在太多,一時三刻內不容易全都解決掉,環視四周,旗木卡卡西抬頭向著搖搖欲墜的天花上電纜開槍,微弱的電流從電纜的破口處流出顯示著整幢建築物尚有電源,這大概是現在能夠除去一批煩人的怪物的唯一法子了。


左眼的舊傷令他習慣性的微微往右偏頭,在裝備袋裡取出手榴彈拉開保險向上方拋去,然後再次向天花處開槍破壞固定整條電纜的金屬條子,炸開天花讓電流墜落到那因水管爆裂而充斥積水的地面上,用漏電去攻擊那群食肉怪物。


由於並不是炸了整幢建築物的主要支撐柱,樓層沒有即時倒塌的危機,旗木卡卡西挑了個稍後的位置,重整手中的彈藥後再開範圍射殺。雖然說喪屍不具思考的能力,但牠們的行動還是會受到剩餘的肌肉韌帶等影響,因此電流能減去他們大部分的行動力,方便消滅。


- 01:40


就在他將怪物大部分都擊斃掉,即將探身進入那個上級指派說是喪屍聚集地的入口處時,肩膀被人抓著並強行扳過去,他看到滿臉灰土的黑髮同伴一臉著急:


“卡卡西!你怎麼還在這裡,那邊是絕不能進去!”


“帶土?你怎麼在...毀滅集中地的任務呢?”


“哪裡管得了什麼任務,這裡都快要不行了,再不快點就逃不出去了....”宇智波帶土用力的拉過旗木卡卡西往樓層唯一的窗口處的方向前進,然而本身就已經消耗了大半體力的兩人只能以著有限度的速度擺脫從不同地方湧過來的喪屍,


“帶土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跑在前面的宇智波帶土沒有搭話,然而緊拉著對方的手明顯的出賣了他。


“這個任務從一開始就只有我、你、還有那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調過來的隊員,你就不覺得很有問題嗎?”


“.....”


“都快要死了,你還是不打算給我說明一下嗎?”從剛才宇智波帶土風風火火的趕過來,到四周不斷蜂湧而至的屍群,他就大概猜到這是一個局,一個想讓他們死去的陷阱。


他們從來都只是他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因此在得知那些齷齪卑鄙的真相後,他就已經知道等待著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00:40


宇智波帶土頓了頓,回頭看了看對方那一臉了然的神情後,神色晦暗的拉過旗木卡卡西,把他的領子扯開後狠狠的往肩膀咬下去,


“喂!等等,”感覺到對方的牙齒不斷的用力似乎想要把自己肩膀的肉都撕扯下來,旗木卡卡西叫喚了數聲,在沒有獲得回應後終於忍不住的往對方的肚子上招呼一拳,伸手按著被宇智波帶土咬得血肉模糊的肩膀:


“你到底發什麼神經?!”


往旁吐出剛咬下來的肉,宇智波帶土伸手拭擦乾淨嘴邊的血跡,低首看著自己的腕錶,慢慢的開口:“這就是我的答案了。”


-00:20


此時旗木卡卡西才發覺原來對方手上的火箭炮早已不知什麼時候不知所蹤,現下他只剩下腰間火力較低的手槍。


“沒可能!我們可是調整者,理應不會受到影響!”


“這是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的事,”回想起剛才自己狠下手把那個上層派來的內鬼用槍射成蜂窩,宇智波帶土瞇起那雙澄澈光亮的眸子,拼命咬緊下唇不讓自己吐出弱音。


“對不起呢,原本他們的目標就只是我...”連那枝打進他身體的病毒也是專門為了他調製的,令他體內的免疫細胞完成派不上用場。


他湊上前貼近旗木卡卡西,抬手撫上對方左邊的胸膛,然而隔著厚厚的軍用服他感覺不到對方的心跳,也好,這樣他也不會再想啃他了。


就在旗木卡卡西想回抓著那貼上他胸膛的手之際,宇智波帶土用盡全力的將銀髮隊友推出那早已沒了落地玻璃的窗外。


-00:08


“帶土!”


他伸手企圖想將宇智波帶土也一起拉下去,卻差一點點的只拉下了對方手腕上的祈願手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推到半空,然後墜落。


宇智波帶土抬眼看向這個與自己相看生厭卻又不得不互相倚靠的男人,試圖用著最初歷劫完第一場感染時的輕柔語氣:


“卡卡西,要活下去啊。”


“!”


對於他們這種身體機能被改造過的人來說,區區兩層樓的高度根本不是一回事,所以被他這樣一推旗木卡卡西不會有性命危險,只不過是無法即時回到這個將會被他所設下的炸彈轟得滿目瘡痍的樓層罷了。


- 00:03


“帶土,等我!不要幹傻事!”


腳尖一落地,旗木卡卡西就立馬拋下了身上所有槍械負重裝備,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奔向建築物的入口的樓梯,完全顧不得會被喪屍們攻擊的危險。


- 00:02


宇智波帶土拉開自己的衣領,那裡本該是完整肌膚的地方卻有大大小小不一樣的咬痕和傷口,雖然是新造成的傷口,但卻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著,他知道是時候了。


早知如此,昨天就該在總部裡大開殺戒。


- 00:01


宇智波帶土彷彿感覺不到喪屍撕咬時帶來的痛感畢直的站著,平靜的模樣在那些撲上來要把他生吞活剝的的喪屍群中顯得異常突兀。


右手食指一勾拔出了腰間的手槍,抬手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他不自覺的勾起了少年時期他們班在學校陸運會上贏總冠軍時露出的歡懷笑容,


- 00:00


剎那,白光閃現。


评论(10)
热度(23)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