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关系性情人

慎入,父子梗,OOC。

明明一开始构思是清水+刀子向的背景,然而写着写着就变了调,到最后还画风突变…5555…

接受不了一定要请立即按叉或左拐啊~

嗯,换粮~ @日日撒土种花 希望日日不要嫌弃啊^_^

 

 

01.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从铺满桌面的作业堆中抬首,旗木卡卡西对上了宇智波带土一脸疲惫的神色,不禁眉头一皱:“又开始胃痛了吗?”

 

“嗯...可能是因为下午吃了点辣的拌面...”将身上的西装外套交了给银发少年,黑发青年习惯的倒在沙发上将自己蜷缩起来,“这点痛忍忍就好了,你先去吃饭吧。”

 

这种胃痛又怎可能忍忍就好呢,那可是那场车祸留下来的旧伤呢。

 

“带土,别在这里睡了,”他轻轻用力摇了摇宇智波带土,试着用最温和的语气开口:“先吃点胃药,待会我给你弄些白粥。”

 

宇智波带土微微睁开眼望着这个比自己要小得多了却经常以老妈身分讲话的养子:“药啊….一定要吃吗?”

 

“来。”对方无视似的将药递过来,神情间尽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宇智波带土只好死心的将药混和温水吞下去,从小就不喜欢吃药的他下意识的将脸绷在一块。

 

“都多大了,还在撒娇。”

 

“我没有!只是那些药很苦罢了...”犹如被碰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宇智波带土不满的抿嘴,目光凶狠的瞪着旗木卡卡西,只是胃部那一阵阵的搅痛令他无法站起来好好料理对方一顿:“卡卡西你好歹也要尊重我,名义上我是你的爸爸!”

 

“你哪里有爸的形象。”

 

“笨卡卡,你敢再说多一遍!”

 

“….”旗木卡卡西望了望那个已经二十四岁了却经常放飞自我,疏于自我照顾又迟钝的青年,再一次觉得心好累。

 

先不说宇智波带土那不自知的撒娇语气,光是他说的父子关系,这个笨蛋应该是完全忘了在法律文件上他家的老祖宗才是他合法的养父。

 

本应他和宇智波带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他们的年龄、喜好、社交圈子什么的不曾有任何的交集,然而一场突如其来车祸却将他们的命运缠绕在一起。

 

那天他只是很平常的准备到补习班去学习,然而有个醉酒驾驶的司机不负责任的横冲直撞直闯红灯,引致其中一辆货车在避免与碰撞时失控的撞向在行人路上等待着的他。

 

那时候他刚好正在看书没有注意路面情况,所以到他察觉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宇智波带土推倒在一旁,手中的教科书和文具等散落满地,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套被染得血红的木叶高中的纯白衬衣,以及对方那代替了自己被重重的压在货车之下的右边身子。

 

然后奄奄一息的宇智波带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父亲旗木朔茂的病人,在经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手术后他终于度过了危险期,就在黑发少年转醒过来对着他们俩父子露出感激的笑容时,一向反射弧极短的旗木卡卡西竟然一瞬间的愣住了。

 

宇智波带土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名企业家宇智波斑的直系亲属,是传闻中有份继承月之眼机构的年轻一辈之一,本应分秒必争的进修钻研知识以便与其他人竞争,但因为车祸的关系宇智波带土不得不休学进行复健疗程,直接影响到他继承宇智波家业的机会。

 

外面的流言蜚语都盛传着年轻的宇智波们勾心斗角的故事,然而当事人的反应却是意料之外的平淡,而且不知为何的还带着一丝的兴奋。

 

“太好了!这样就不用管理老头子的公司,不用过着给他指手划脚、无聊透了的生活(ノ>ω<)ノ”

 

那日,黑发的宇智波自以为没人听到而喃喃自语着,澄澈的杏眼深处静静的燃起了火焰,顿时变得光亮生动的扣人心弦。

 

从没想过对方竟然有这样狡黠生动的表情,旗木卡卡西再次呆住了,他轻轻的抚上胸口,心跳莫名的加快起来。

 

如果那双眼眸停留在自己身上时,到底会是怎样的光境。

 

 

02.

 

正当宇智波带土欢快的计划着自己的流浪大计时,宇智波斑以一副末世boss的形象出现并抓了宇智波带土回家,他才发现对方原来已经是内定继承人的事实。

 

虽然接下来的复健过程很顺利,但毕竟是意外创伤,某些受伤严重的器官终究还是留下了隐症。因此打从第一次目睹宇智波带土被胃部的旧伤痛得眼带泪花连站立的力气也用不上时,他就决定不论发生任何事自己也一定会守在这个笨家伙的身边。

 

当他下定决心要快点长大兑现诺言时,他父亲却因病去世,眼看必须要离开这个城市之际,热心肠得被卖了也会帮别人数钱的宇智波带土跳了出来要将他收养为义子,神差鬼使让他能够留下。

 

不过由于那年宇智波带土也不过刚满二十岁,在好几次被怀疑其作为养父的能力后宇智波斑就看不下去的将自己的名字填了上去。

 

然而事实证明宇智波带土虽然是善良乐观的人,但在日常生活方面他绝对是个生活废。明知道自己的胃不好,却只懂弄方便面和快餐点心等营养欠奉的低端食物,真不明白他是如何的长大。

 

不过归根究底这也是他造成的,他叹了口气,再次催促黑发青年:“好好好,那你也快给我回房待着。”

 

“不要~我在这里睡就好了。”

 

少年那命令式的语气好像有什么不对,但一时间他也不想到有什么不对妥,宇智波带土偏了偏头,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让更多的布料包裹暖和着肚子,用虾米一样的方式将自己进一步缩在沙发里。

 

从沙发上传来些古旧却熟悉的味道,让他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开始有些睡意朦胧的垂下了眼皮。旗木卡卡西拿了张薄毯子,轻手轻脚的盖在对方身上。

 

 

03.

 

半个小时后。旗木卡卡西捧着刚煮好的白粥,走了过去。

 

“带土,起来吃粥了。”察觉到对方身上T-shirt在青年无意识的拉扯下全都往肚子的方向皱成一团,那在略为宽大的领口下则露出大片的肩膀和锁骨,配上那若隐若现的小麦色的肌肉….

 

搞什么这个人可以睡得这样毫无防备的啊….

 

“嗯?不吃了...让我多睡一会....”

 

“带土….”

 

“人家都说不吃了,不要逼人嘛….”他伸手勾着对方的肩膀将其拉近自己,迷糊间也管不上是不是用着撒娇的语气:“笨。卡。卡。”

 

“....”看着迷糊中依然将能他撩得心应手却自称为钢铁直男的“养父”,一直冷静自持的他终于忍不住拉下口罩,惩罚似的凑了上去。

 

感觉到自己的唇好像被什么小兽在细细的咬着,而且当他张嘴反抗着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滑入了口腔里游走....

 

“?!”突然意识到那个可能性,宇智波带土猛然的睁开眼,惊讶的将距离自己不到几公分的脸推开:“卡卡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啊,不就是接吻么?”

 

“什?!我....我可是你的爸爸啊!”对方这样老练的答法让他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怎可以这样的啊....”

 

银发少年伸手擦拭刚才还没来得及咽下的涎液,一脸懒洋洋的看着那个睁着那对大大杏眼,一脸诧异的迟钝家伙,开口抛下炸弹:

 

“吶,带土,你知道什么是糖心爹哋吗?”


“咦?”

 

 

04.

 

如果不懂的话,就让我教你吧。


到底要怎样才能成为我心目中理想的“爸爸”。

 

评论(18)
热度(50)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