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帶】馭龍 4.5

 

前文

 

 

4.5.

 

自從波風水門被任命為四代目火影的候選人後,旗木卡卡西就被委託為水門班的小隊隊長,大小任務都是由他領導,他性格認真而且崇尚完美主義,加上他是同期裡最有實力的一階職人,因此鮮有在處理任務上有過任何出錯。

 

因此,他從來都沒有想像過自己居然是令到小隊陷入危機的原因。

 

就在他成為水門班的隊長後半年,他們就接到和猿飛阿斯瑪的小隊共同去追截在木葉邊境犯事的瘋狂魔法師軍團的任務。

 

那些瘋狂魔法師的心狠手辣,而且他們的能力高強,全都是魔法師中的佼佼者,很多都曾是五大村子裡的要員,只是因為心術不正而遭到驅逐。

 

因為早已耳聞那些人的底蘊,所以旗木卡卡西他們早已和猿飛阿斯瑪等人議定好戰略,先是猿飛阿斯瑪等人去吸引瘋狂魔法師們的注意力,再由旗木卡卡西他們去施行村內研究出的驅逐魔法清滅部分瘋狂魔法師們的元素媒界,削弱他們對元素魔力的駕馭力。

 

一開始他們的計畫都很順利,但他們沒想到瘋狂魔法師的後勁那麼淩厲,猿飛阿斯瑪等人已經足足用了至少四種魔法暴炸了他們整整七八回也還沒將其逼入絕境。

 

而且還一瞬間的作出反擊將猿飛阿斯瑪他們重傷及冰封起來。

 

雖然在那場鋪天襲來的冰雪沒有波及到水門班,但失去了隊友們的支持,驅逐魔法根本還沒來得及迎來最佳時機就經已需要施展了。

 

“卡卡西,現在怎辦好?”

 

而在倉促的展開了驅逐魔法後,他們就立馬後退隱藏在一個洞穴中重整旗鼓。隊中唯一的女孩子熟練的為他手腕上的傷作了個緊急包紮,並施了個醫療魔法讓傷口止血。

 

“所以我就說應該等水門老師來才動手的!”剛剛從外面探風回來的宇智波帶土看到旗木卡卡西那久未止血的手腕,不禁神色一斂,他皺起好看秀氣的眉,語氣要多惡劣就有多惡劣。

 

“帶土你很煩!”被眼前這個自己稱為蠢蛋的人說教,旗木卡卡西覺得心很煩的回吼。

 

從剛才他決定要乘勝追擊那群瘋狂魔法師開始,這個蠢蛋就在一味兒的阻撓自己不讓他施展驅逐魔法。

 

“你們兩個都太大聲了!”野原琳終於忍無可忍的出聲,她實在接受不了在這個關頭這個兩個人也不能夠好好相處。

 

先不說旗木卡卡西剛才的驅逐法陣壓根兒的連一成的威力也使不出來,光是根據他們最後與波風水門的聯繫,他們最起碼要等上十分鐘才能等到救兵。但對於分秒就能發動致命法術的瘋狂魔法師群來說,他們能不能撐過第一輪的攻擊也是未知之數。

 

“抱歉...要是真的防禦不了的話,帶土你就帶著琳逃走吧。”伸手抓著黑髮隊友的手腕,旗木卡卡西作出最壞的打算。

 

“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宇智波帶土用另一隻手搭上那略為冰涼的手,一臉沒好氣的回道:“還有,我們又怎可能拋下你啊!不珍惜夥伴的人可是連廢物都不如呢!”

 

“帶土說得沒錯....我們是不會拋下你的!”

 

話雖如此,但其實他們都清楚知道自己現在勝算幾乎是微乎其微。

 

“其實也不要這麼悲觀嘛,我們不就只需要撐過十分鐘就能等到水門老師了。”宇智波帶土鬆開自己那微微顫抖著的手,往能夠產生魔力共鳴為隊友使用的銀色手鐲裡注入自身的火屬魔力後,勉強的扯了個笑容:“沒事的,我絕對會保護琳你和笨卡卡的。”

 

“帶土....”

 

“雖然我用不了卡卡西的雷火魔法,但最近我可是開發了一個新的魔法,配合時空魔法可是非常好用,絕對....絕對能拖上一段時間的。”

 

“!”旗木卡卡西望瞭望他,正打算說些什麼時,倏地外面傳來巨大的爆炸聲,炸得他們正匿藏著的洞穴頂上的岩石也開始搖晃落下。

 

“....竟然這麼快就找到我們了。”三人稍稍對視了一秒後,旗木卡卡西簡單的念了個土遁的防護咒擋去部分落石,然後一起瞬身離開洞穴。

 

不期然的在外面等著他們的是那群瘋狂魔法師。

 

 

 

“哎呀,竟然沒被落石砸死,小鬼們還真是有點本事呢。”帶頭的男人惡劣的笑了,他那明顯曾經多次進行魔改而無法辨認出原本真面目的臉流露出暴戾狂氣,他對著身後的同伴說道:“要好好的讓我盡興一番啊!我先上,你們不要插手!”

 

話畢,男人踏前一步,左右手一合再張開,在掌心形成一道道刺眼的血紅符咒,指頭一動,那些符咒隨即化為無數的針箭浮於虛空之中,向前飛去。

 

“土遁。土流壁!”一把的拉過野原琳到身後,旗木卡卡西立馬的作出防禦反應。

 

“帶土!”

 

“知道了!”宇智波帶土沒有跟從隊中的其他兩人退到安全的區域,反而往前一個閃身張口就吹了一記豪火球,再側身的射出帶火屬性變化的千本。

 

“威力不錯嘛小鬼,看來魔力提煉有好好的下過苦功啊?”一個水克火的魔法就將豪火球及火千本的威力減半,打在男人身上的時候也變得不痛不癢。

 

“就陪你玩玩。”手上的針箭數量翻倍,男人一揚手,盡是往宇智波帶土的移動軌跡射去。

 

“這可不是普通的攻擊系魔箭呢,裡面可是凝聚了我這幾年嘔心瀝血研究的毀滅系魔法的成果,只要一觸碰到人體後就會發動自我爆破咒文,將所有一切都化為灰燼。”

 

是種無法破解的絕對毀滅性魔法呢。男人看著閃避中黑髮少年那煞白的臉色,表現得異常愉悅。

 

“琳,還要多久?”眼看著宇智波帶土在那滿天針雨中避得狼狽,旗木卡卡西咬咬牙加速魔力的屬性轉化。

 

“快了,還差一點。”面對這樣能力高強得沒有常理可言的敵人,他們只能孤注一擲將自己最強的招式拿出來。“希望雷火魔法能派上用場吧...”

 

野原琳不敢慢下來的不斷往自己的手鐲傳送魔力,在施展雷火魔法時她的水屬性魔力完全沒有用處,然而透過那只仙狸長老贈與的魔力增幅的手鐲她的魔力也能轉化為其他兩人所用。

 

“....小鬼你就去死吧!”留意到宇智波帶土的躲避動作瞬間慢了下來,男人立即把握時機的畫出一系列的禁錮咒文,一纏上對方的腳跟就將黑髮少年綁足在原地。

 

“!卡卡西,琳!”完全不擔心自己似的,宇智波帶土轉首向著自家隊友大喊,然後催動在眼部周圍流動的魔力,發動那個只屬於他的漩渦形時空間,

 

“火遁。爆風亂舞!”

 

“雷遁。雷火天擊!”

 

火龍伴隨著時空的扭曲鋪天蓋地的向著男人吹去,將其逼得不得不後退一步想以水遁等魔法抵消,然而那高能量的雷火不斷的從天空中劈下,將任何接觸到那抹銀白電光的東西都化為焦土。

 

在無法閃避的情況下男人只好抬起左手,施了個硬化咒文就空手的擋下雷擊。

 

“什麼?!”男人那毫不猶豫的用血肉之軀擋下雷擊的選擇讓三人愣著了。

 

“啊?那邊的銀髮小子竟然能使出這樣強的魔法,我也是第一次被人用雷遁傷到,不過,”

 

看了看自己被燒得化焦黑的左手腕,男人臉露讚賞神情的聳肩,轉首望向掉在宇智波帶土身旁的針雨,他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有點笨的黑髮少年竟然擁有這樣的能力:

 

“你的小夥伴似乎也擁有很特別的時空魔法嘛?”

 

“能夠自由穿透物體的時空魔法...”他向前踏了一步,剩下的右手不停的在打響指:“有趣有趣,你要加入我們嗎?”

 

“我拒絕!”宇智波帶土幾乎是立刻的反應,他才不會和瘋狂魔法師同流合污的。

 

“那就可惜極了,畢竟這種魔法實在太稀有呢...”男人想了想,渾身開始散發出駭人的殺氣。“要是不能為我們所用的話,那可不能放任著不管呢~”

 

內心感到強烈的不安,旗木卡卡西暗叫不好:“帶土,快到神威裡去!”

 

“!”聞言那黑色鐮刀花紋立馬在黑髮少年的雙眸中浮現,他正要虛化自己躲開這個危險的男人,

 

“那可不行啊,我已經知道了你的時空魔法是來自你那雙特殊的眼睛了~”

 

揚手向宇智波帶土丟了個閃光魔法,在對方因下意識閉眼而中斷了空間傳送的剎那,男人在消去自己的身影前,他念咒召出那無法破解的毀滅魔法式,向著閃光中的人影發去:

 

“這樣你就避不了吧。”男人露出一抹勝利的笑容。

 

“帶土!”野原琳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奔過去,她用盡全力將身上全部可以用拋擲的武器都發射出去,如果可以的話,只要耽誤0.01秒也足夠為宇智波帶土留下生機。

 

然而在急忙中發動的攻擊在沒有魔法加持的情況下,根本沒可能擋得住那狠勁萬分的魔法式。

 

“不要!”她悲痛得幾乎連呼吸也忘了,要是被封入那個魔法式的話,自家隊友肯定會沒命的。

 

“雷切!”

 

在千鈞一髮之際旗木卡卡西迎著刺眼的光芒不顧一切的沖了過去,右手掌心具現了那足以照亮深淵處黑暗的雷光,孤注一擲的那向著男人對準宇智波帶土發出的邪惡魔法式劃去。

 

“嗯?果然是有點本事,銀白色的頭髮加上雷電攻擊,你是木葉白牙的兒子?怪不得嘿嘿嘿...”男人露出一抹邪氣的笑容,指著旗木卡卡西,然後裝模作樣的往自己的頸項劃了一下。

 

他的魔法是無人能解的,白牙的兒子恐怕是活不過今天的了。

 

他不自禁的瞇起眼睛,看著自己那得意傑作全數流入旗木卡卡西的左眼處,想到可以一報自己左腕的屈辱,他就一臉愉悅的施了個瞬身術和其他人走掉了。

 

 

 

 

野原琳緊張的護在兩個隊友面前以防男人們在離去前再次發動攻擊,然後在確定對方真正的絕塵而去後她立即俯身查看隊友的情況。

 

“笨蛋!誰要你多管閒事啊!”

 

上一刻還好端端的旗木卡卡西現在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而原本得以避免中了魔法的宇智波帶土則滿臉悲傷低著頭,淚水不斷的從他那雙大大的杏眼滑下。

 

“我有神威那個男人是打不中我的啦...為什麼要衝過來替我擋...”旗木卡卡西張了張嘴,其實那刻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被中斷了神威是沒辦法立即再次發動的,所以黑髮少年根本沒可能躲得過去,

 

“...笨蛋,避不避得過你自己心裡沒點數的嗎?”而且從那個角度來看,肯定是正中心臟的位置。“這麼笨還怎樣做火影啊....”

 

“....”宇智波帶土早已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然而卻依然緊抓著旗木卡卡西的手不放。

 

“卡卡西你撐著,你會沒事的!”雖然此刻她的視野也已經被淚水模糊了一片,但野原琳還是不斷的使用治療術企圖減慢毀滅魔法的侵蝕速度。

 

“琳...沒用的...”感覺到自己全身的細胞似是被注入毒藥一樣的失控發出疼痛,連自身的魔力屬性也開始變質,旗木卡卡西就知道自己已經回天乏術了。

 

“可是....”眼看著銀髮少年一臉放棄的神情,野原琳也終於忍不住的落下淚來:“要是玖辛奈姐在的話,她一定能把這個魔法封印起來的....”

 

“把這個魔法式封印....對了!”一直在旁默默掉淚的宇智波帶土似是想起什麼的突然抬首,伸手就是把自己一直戴著的風鏡拿掉,微微的推開了野原琳。

 

“帶土?”

 

“封印魔法的話我也會!之前我有試過!”

 

旗木卡卡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本想說些什麼告訴眼前這個人封印魔法並不是什麼基礎魔法單憑努力是不可能掌握得到的。可是當他剛要張口說話時,內臟就如攬在一起似的痛得他不絕的狂咳起來,

 

然後在他控制不住的大量吐血時,那個總是被他稱呼為蠢蛋的宇智波帶土就那樣的將右手覆上他的左眼,另一邊箱將左手的食指與中指點著自己的左眼,然後開始吟唱起咒文來,那伴隨符咒共鳴而產生的大地之風自地面吹起,將黑髮少年的衣角勾出飄逸的弧度,為他整個人都鑲上一層的無可言喻的魅力,

 

略薄的唇瓣緊接不斷的念出一段段古老而神秘的咒語,然後一串串豔紅的魔法符咒緩緩的從宇智波帶土左眼處具現出來,在半空飛揚半晌後重新聚集在左手的指尖,

 

對魔法師來說,眼睛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魔力供給來源,因此旗木卡卡西很清楚宇智波帶土那不間斷從自己的左眼抽取出的、那一圈圈環繞在他的指尖的到底是什麼,然後將那些東西埋在他那只被施了咒的眼處又會代表什麼。

 

黑髮隊友的念咒的語速略快,然而聽在耳裡卻又是那麼的清晰無比,然後在旗木卡卡西昏死過去前,他看到隊友一直繃緊著的臉終於舒展開來,換回那種令人打從心底覺得窩心的笑容:

 

“笨卡卡,好好睡吧,已經沒事了。”

 

评论(7)
热度(18)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