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帶】馭龍 3-4


OOC,止水和鼬的年齡魔改。

 

前文

 

 

03.

 

“咦?阿斯瑪你說什麼?”旗木卡卡西難得的有些懵了,怎麼他才剛離開幾個月,就發生這麼大的事了?

 

“懷孕了,我說玖辛奈大人已經懷了三個月了。”

 

“什麼原來卡卡西你不知道啊?”銀髮的少年沒好氣的白了邁特凱一眼,他可是到了試煉之地去了,又怎可能得知這個消息呢。

 

“拜託,卡卡西他都不在這又怎可能知道呢...”與旗木卡卡西思想比較接近的猿飛阿斯瑪忍不住吐糟,然後在受不了有強烈個人色彩的同伴對著自己舉起姆指露出燦爛笑容後,他轉首向銀髮同伴開口:

 

“不過卡卡西,那你接下來還是打算去找玖辛奈大人嗎?”

 

“不,我想到了另一個我必須先去的地方。如果要去水之國的實驗場的話,我就必須要先獲得解開結界的東西...”

 

幼龍的探知情報無法清楚的傳遞給他,隨了因為他倆的魔力波長不甚合拍外,也因為受到那個實驗場的結界影響。

 

“大蛇丸的實驗場?那裡不是已經荒廢了嗎?”

 

“嗯,那個水之國的實驗場有結界,假設沒有師母的幫助的話,單憑我一個是無法突破的,因此必須要獲得能夠強行破壞結界的魔法咒。”

 

然而,他是不可能通過正常的管道獲得這種強大效果的陣法,因此雖然現下的方法比較冒險,但也值得一試。

 

“嗯...某程度上我也同意你這個想法,但真的沒問題嗎?畢竟之前那位大人在離開前也似乎想拿你來進行研究...”

 

猿飛阿斯飛的話提醒他之前曾經被逼“配合”過大蛇丸的實驗,反復幾次被大量抽取血液來研究龍喚的繼承方法和潛力指數等,事情最後在波風水門和漩渦玖辛奈的強烈反對下才停止了,但自此以後他不想再次看到大蛇丸和他的實驗場。

 

“....”

 

但眼下如果要找回宇智波帶土的話就只有這個辦法了,他拿起床邊的護具替自己戴上,內心盤算著要速去速回。

 

“你現在就出發?”並不訝異對方的行動力,猿飛阿斯碼順勢將象牙白的短刀拋給銀髮隊友,“哦,對了,琳剛才說你一醒來後記得要通知她。”

 

“嗯,待會就去。”雖然明知道野原琳是絕對不會同意旗木卡卡西就這樣的踏入那個機關甚多的地方,但此刻猿飛阿斯瑪不想阻止,畢竟如果可以儘快讓宇智波帶土那笨蛋回來的話,他倒覺得沒什麼所謂。

 

水門班基本上已經不能再承受更多失去他的日子了。

 

旗木卡卡西走到轉移的魔法陣前,伸出右手輕觸懸浮在半空的咒文以啟動陣法,然後從指尖開始他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眼前白光一閃,他瞬間被轉移到昔日大蛇丸的實驗場所。

 

一踏足那個陰暗長滿苔蘚的的洞穴,旗木卡卡西熟練的往左一躲向前俯身,避開從石牆機關處射出的毒千本,

 

“千鳥”

 

伸出指尖從地上的絲線傳出電流,不出一會在被系線上的末端蜷伏著的腹蛇一條條漸漸的從淺褐色轉成紅褐色,並開始張口吐舌的向著旗木卡卡西爬去。

 

在確定有充足距離不會被腹蛇咬到後,旗木卡卡西在地上劃了個召喚火魔法的陣圖,當腹蛇一爬過法陣的時候就會立刻被燒成灰燼。

 

“真是的,即使人不在了還是設下了這麼多的機關…”

 

在處理完那些煩人的蛇後,他向著記憶中那些卷軸放置的房間邁步,然而剛踏入房間他就反射的往旁邊的破桌彎身隱藏身影,這裡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不速之客拜訪。

 

難道和他一樣也是想要結界破壞的魔法陣?但他想了想,覺得不太可能,這裡很隱蔽很少人知道這個地方的。

 

伸手將系在腰間的白牙拔出來,微微調整了角度,透過刀刃面的反射他看到那些意料之外的探索者的面容。

 

那是一對黑髮的年輕人,一人短黑髮微卷,而另一人則是長黑髮直梳起了辮子,從身型看來高個子的那個應該比自己小大概三四年,不過從對方的呼吸步法看來應該是受過職人訓練的。

 

“小鼬還沒好嗎?”

 

“快好了,這個封印陣法要多一點時間來解開...”

 

“要快一點,要是給人看到我們的話……”

 

雖然因距離的關係旗木卡卡西未能全部聽清楚對方的話,但他們對話中的某些要點卻讓旗木卡卡西覺得有些緊張。

 

這兩個少年的目的應該和自己的也是一樣的,都是想要大蛇丸的魔法陣。 

 

只是,如果他們也是想要那個破壞封印陣法的魔法陣的話,那麼自己就不得不和他們對上了。

 

“小鼬....”就當旗木卡卡西還在考慮該怎樣做的時候,那個卷髮的少年敏銳的對另一個少年打出個響指。

 

“!”

 

就猶如彩排過無數次一樣,兩個少年非常合拍的在對視一秒後分別抓起面前的魔法卷軸往截然不同方向跑開。

 

看著對方不遜色于自己的速度跑開,旗木卡卡西不禁神色一凜,想了想,決定去追卷髮的那個。

 

 

04.

 

發足狂奔,旗木卡卡西有些訝異對方的瞬身術竟然不比自己的差。

 

“等等!”其實他本也無心和這兩個少年爭奪什麼的,只是為了宇智波帶土,他希望他們的目標不會也是那個能夠破壞任何固有結界的魔法陣。

 

快速的在右手心凝結了個纏繞咒文往前方的身影發去,開口:“我沒有惡意的,能談一談嗎?”

 

“談一談?”卷髮的少年聞言停下了腳步,側身躲過纏繞咒文,警戒似的和旗木卡卡西保持了好一段距離,提防著他有任何攻擊的舉動。

 

“你想談什麼?”

 

旗木卡卡西微微舉高雙手表示自己完全沒有惡意,然後用下巴向卷髮少年手上的魔法卷軸示意:“我知道你們也想要大蛇丸的卷軸,我也一樣,不過我並不是想和你們搶奪全部,我只想要其中一個。”

 

“....你想哪個?”

 

“我如果說了你就放手嗎?”

 

“你在懷疑我?”

 

“....抱歉,我只是想確保不會出岔子而已。”

 

“的確,出爾反爾的人實在太多了,但我保證我不是那種人。”明白對方心中的懷疑,卷髮少年坦然的許下保證,“你想要哪個卷軸?”

 

“....”

 

“放心,我和止水也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會偷卷軸去害人的那些賊黨。”不知何時,剛才和卷髮少年兵分兩路跑的長髮少年竟然無聲色的出現,神色自若連粗氣也不喘一口的解釋著說。

 

“你要的是這個卷軸吧?”他從懷中取出一個暗色花紋的卷軸,展示給旗木卡卡西看。

 

“具有破壞水之國經強化後的固有結界的特殊魔法陣。”

 

“....你們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旗木卡卡西收斂神色的凝視著對方,雖然不覺得對方會是什麼惡人,但他們明顯知道自己目的這一點讓他此刻有點不安。

 

“倒也不是,我們原本只是來要點能夠回復魔力的卷軸,多虧了小鼬我才認出你是誰,”儘管卷髮少年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但語調裡卻是夾雜著一絲的冷漠。

 

“龍喚的旗木卡卡西。”

 

“....”

 

沒想到自己的身份居然在這個地方被人提出,旗木卡卡西挑一挑眉:“剛才還在澄清說自己不是什麼惡黨,現在就食言了嗎?要拿我去進行什麼交易嗎?”

 

“卡卡西先生你冷靜點,”被稱為鼬的少年歎了口氣,將手中的卷軸放在地上,有些懊惱:“我們並沒有傷害任何人的想法,只是現階段我們和你的情況都有點複雜,所以才不得不暗中監察你....”

 

“監察我?為什麼?”旗木卡卡西好些驚訝,照理說加持了漩渦玖辛奈的魔法的他是沒可能那麼容易的被監視而不自知的。

 

“....小鼬別透露太多。”話說到一半,卷髮少年提醒似的開口:“....話我們已經說完了,接下來要怎樣做就隨便你了。”

 

“止水....”

 

“走吧,暫時還不是我們該動手的時間。”

 

“嗯....”

 

“等等!”眼前兩個少年自說自話的完全無視旗木卡卡西,然而當鼬無聲的同意卷髮少年的撤離提議後,兩人舉起指尖在虛空中劃了個符咒,

 

“解!”

 

消失在原地。

 

“不是吧...竟然是幻術師?”就在對方憑空消失在眼前後,旗木卡卡西才意識到剛才那種違和感是源自對方的幻術,怪不得他一直都無法縮短兩方的距離,而且也無法看清對方的臉容和摸清他們的職階屬性。

 

自從有了宇智波帶土給他的魔力後,他就一直鮮有被不入流的幻術所影響,雖然年紀尚輕,但從剛才那兩人的表現來看,恐怕是一等一的幻術高手。

 

大概是從一開始他們對視時,幻術就已經發動了。

 

他伸手撿起對方特意給他留在地上的卷軸,深吸一口氣,將心底裡緊張壓下去,將其打開,上面刻畫著的是那份他心心念念的記載著破壞法陣。

 

评论(7)
热度(12)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