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那野花绽开的冰原上 2

鬼鲛与水影鸢的小段子,慎入。

 

我想堍大概也会伪装混不同国家去物色合适的棋子吧,嗯,应该混在雾忍村的时间比较多。

 

这次感谢花花给意见,之前决定不了堍是装考生还装追兵呢…

 

前文

 

02.     筛选

 

雨倾盆而下。

 

他抬头望向灰蒙蒙的天空,无声的叹了口气。

 

待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已经有两星期了,在缺乏补给物品的情况下,他和队友们基本已经在过着啃树皮的日子了。

 

自从他们收到上级的指令要对本届忍校毕业生进行最终的筛选后,就再也没有人给他们传递过任何物资和情报了。

 

他们是受过战争洗礼的雾忍特殊暗杀部队,对于隐藏自己在黑暗之中去抹杀生命这种龌龊的事他们可是非常有经验,他们每个人都是自血雾之里的忍校毕业的,或多或少早就在忍校毕业试时是已经开始亲手沾上同期的血,

 

为了生存下去,他们早已弄脏了双手,变得不再在意任务的类型,不过他们还是第一次接到干预忍校毕业考试这种任务。

 

“....前辈,这事实在太过奇怪了。”

 

队中的一名新加入的后辈微微靠近了他们,压低了声音:“已经等了这么久,我们连一个考生也没有看到,而且也没有收到上头的指令。”

 

干柿鬼鲛望了望年轻的后辈,内心也涌现同样的疑问。

 

没错,在这据点守了这么多天,他们居然连一个雾忍考生也等不到。

 

“你也说的没错,”想了一会,他的队长也表示同意,他用下巴向新人示意了一个方向:“你就和鬼鲛四周看看,之后回来报告。”

 

大费周章的把他们暗杀战术部队叫到这里来,但却没有明确的给予他们目标,而且还没有补给让他们自生自灭,这种情况下,不禁让人怀疑到底上级是想对忍校学生进行筛选,还是对他们进行例行肃清。

 

“了解。”

 

干柿鬼鲛站起身子向队长微微颌首,然后转身跳到了另一棵树枝上。

 

然而刚踏上新的树枝处,他就嗅到血的味道。

 

“....”

 

他们的据点位于上风处的树枝上,本来是为了防止透过风来发动的带毒忍术,没想到却是这个地势令他们错过了这个重要的情报。

 

原来在这场大雾中,最终试已经无声色的开始了。

 

他们小心翼翼的往前进发,终于在一片湖前遇到第一个考生,只是他因为腹部受伤流血而昏倒在地。

 

“鬼鲛前辈这里就由我处理吧。”话毕,名为风间的新人后辈从腰间忍包抽出了苦芜,准备往考生的颈上抹去。

 

“等等。”

 

小心有诈。干柿鬼鲛叫住了对方,并示意其后退,他拿过对方手中的苦芜丢去,“咔”一声,眼前的身体化作层层白雾消散开来。

 

“幻术?”风间惊讶的叫了声,倏地明白了一切:

 

“一路以来我们都只是嗅到血腥味,却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几见到,那是因为我们中了幻术?”

 

“....嗯。”

 

而且还是相当优秀的幻术,就连身经百战的他也无法断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中了这个幻术的。

 

不难想象如果刚才风间是凑上去抹杀那具假人的话,那些爆发出来的浓雾肯定会令他的视野感知大幅下降,无法快速的对施术者的攻击作出反击。

 

干柿鬼鲛没有理会在旁惊讶得只剩下一张嘴的后辈,他冷静的想了想,大概明白了他们也是目标之一,只是不知道到底出手的是雾忍的考生还是上级派来的人。

 

对于长期协助抹杀对村子有威胁性的同伙而被称为怪人的干柿鬼鲛来说,他实在太久没有接触过雾忍的年轻一辈了,因此对于他们中哪个擅长幻术简直毫无概念。

 

他想了想,四周灰白朦胧一片的,这样差的能见度下,实在无法用肉眼去判断对方的位置,因此只能静观其变。

 

“...来了。”

 

是锁链声。

 

若有似无的从远方传来。

 

微弱但却有规律的触地声音。

 

如临大敌似的,干柿鬼鲛瞇起双眼警戒的防御着,丝毫的大意都会令自己身陷险境,甚至失去性命。从刚才对方没有在幻术被识破时现身攻击他们,大概只是因为他在等待最佳的攻击时机。

 

“....鬼鲛前辈...”

 

“拿好你的武器,别多话。”

 

“你们....是雾忍暗部的人?”

 

“!!”倏地在耳旁传来的声音,对于眼前这个凭空出现犹如鬼魅一样的人,他本能的后退两步并架起手上的刀作出防御。

 

他有些惊讶,从体格看来对方不过是个瘦弱的少年,然而其沙哑的嗓音及所展露出来的忍术却让干柿鬼鲛不敢轻视。

 

“啊啊....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出动暗部来和考生厮杀啊。”对方隐藏在面具下的脸让人看不出他任何的表情,但那过于平淡的语气完然不像是刚待过在杀戮场的人。“而且那个杀人者竟然在装新人~”

 

真有趣啊,他补充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风间抬手向少年射出苦芜,然而苦芜却像是穿过什么似的直插在少年身后的草地上。神秘少年回应似的一扬手,并且瞬身到风间的背后用斗篷下锁链将其勒住拉倒在地。

 

从那个神秘少年将锁链缠上了后辈的颈上,那只是电光火石一瞬间的事,而且那似乎是条具有查克拉抑制属性的锁链,任凭后辈拼命挣扎也毫无效果。

 

他的瞬身术非常快,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快。 

 

“你真的是考生?还是上面派来的人?”实力差距太大了。

 

“....谁知道呢,”他望了望干柿鬼鲛,发现对方毫无向自己攻击的意图后就随意将已经乏力的风间甩到一边去。

 

“我不过想将这个考试变得更加残酷罢了,不过在促使其他人自相残杀时却发现了更加有趣的东西。”

 

那只被黑色的手套包裹着食指点了点身旁的风间,少年的轻笑声从白狐的面具后传出:“那个人可是雷云那边派来的奸细呢~”

 

他向干柿鬼鲛抛出记录了年轻后辈那些勾结叛忍去挑衅离间雾忍和其他各国的手札及水影的确认密函。然后,少年往后退了一步等待着好戏。

 

而没有令他失望的,干柿鬼鲛在读毕资料后,没有半分犹豫的拉过锁链将上一刻还是自己同伴的人的首级扯下。

 

“嗯...真是令人欣赏的决断力呢,就不怕我欺骗你么。”

 

“我的责任是要将任何背叛村子或构成危险的人除掉,绝不留手。”干柿鬼鲛回望着已经把杀气完全卸除的少年,开口:“倒是你,到底有何目的?”

 

少年赞赏似的向着他鼓掌,然后手一摊,无所谓似的耸耸肩:“我不过是觉得无聊来打发一下时间罢了,多亏了你我才看到了一出好戏。”

 

顺便物色一下好用的棋子。他顿了顿,没有把话说全。

 

就他在用独有的时空忍术将自己的身影完全消去前,那隐藏在面具下总是瘫着的一张冷脸罕见的勾起嘴角。

 

反正还有些时间,就让他们下次再见吧。

 

- Wildflower on Icefield.02 Ends. 

评论(20)
热度(23)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