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盛夏花火(完)

仔卡x仔堍,OOC。

 

大概主重心是如果能够察觉到真实却没有在有限的时间内做点什么的话,就只能是错过了,


不过其实我只是想写堍流泪的样子罢了。

 

 


Side K.

 

01.

 

虽然不甚聪明且经常迟到,但骨子里却是个开朗乐观、向阳爱笑、热心助人的少年,这是大部分认识宇智波带土的人对他的评价。

 

甚至乎连经常被他找碴的死敌旗木卡卡西也是这样的认为。

 

对方每次挑衅他后即使被打到脸肿鼻青、狼狈倒地,却也还是会厚面皮的笑着叫嚷自己下次一定会打赢旗木卡卡西,

 

黑发少年是水门班里面公认最会带来欢乐的人,尽管他的死脑筋大多时候都会让人火冒三丈。

 

不过也无碍旗木卡卡西觉得黑发少年那张傻脸上挂着笑容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02.

 

今晚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虽然时不时都会被牵涉到各国的纠纷中,但木叶在夏季的时分都会举行祭典,暂时忘记战火的阴霾。

 

自父亲旗木朔茂死去后,旗木卡卡西就鲜有参加这些看似温情实质无用的祭典,比起浪费时间闲逛,倒不如让他在家修练忍术。

 

“卡卡西你不要生气啦,有时候精神太过绷紧也会影响任务的啊?”

 

“对呢,玖辛奈姐说今年的祭典会有放花火的环节呢。”


只是在波风水门及野原琳多番邀请甚至直接上家堵人后,旗木卡卡西终究抵抗不了被逼参与活动。

 

“....老师你根本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啊。”

 

“嗯,就让我们一起去看怎样?”

 

波风水门笑了笑,旗木卡卡西就知道自己没有逃避这个选择。虽然自家老师总是一脸平易近人的模样,但其实内心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总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旗木卡卡西很不擅长拒绝波风水门这种充满善意的邀请,就正如他也经常对宇智波带土那类自动贴上来自说自话的人没彻。

 

“.....”

 

“怎么了?”

 

“没什么。”他望了望四周,有些诧异在野原琳的旁边竟然看不到那个黏人的蠢蛋。

 

而眼前的两人显然的没猜中他的心思,只是不约而同的觉得他在为自己被逼参与祭典而不高兴。

 

“我们走吧,玖辛奈可是在等着我们呢。”似是想到红发女忍那因等待太久而怒不可遏的模样,波风水门宠溺的笑着催促他们的步伐。

 

 

03.

 

“......”其实对于旗木卡卡西来说逛祭典真是无聊极了,因为波风水门的逼迫下他才不情愿的换上了浴衣和木屐,有一步没一步的缓慢地经过那条经已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的摊档小巷。

 

真是的,到底还要多久他才能回家修练啊。最近他可是在构思用千鸟为原型的雷属性新忍术,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玩家家酒游戏啊。

 

他必须要变强,不惜代价的变得更加强大。

 

只有变得比其他人都强,才有实力去反驳那些伤人的流言蜚语。

 

“卡卡西你想逛哪个摊档?”可能是察觉到他一脸无趣的神情,野原琳不禁苦笑了一下,但依然细心的问道。

 

“......什么都可以。”

 

“....真的?”

 

“....嗯。”

 

“可是我想你也累了吧?我去告诉一下老师我们先到河边占位置看花火,卡卡西你在这边等等哟?”

 

“....嗯。”

 

野原琳的身影接近了正在旁若无人地放闪的波风夫妇,女孩指了指河川的位置,似乎在解释着他们接下来的行动路线。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讨论着什么,但波风水门突然笑得一脸灿烂的,而旁边的漩涡玖辛奈则握起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姿态,野原琳的脸上瞬间浮现出红晕。

 

“......”

 

就当旗木卡卡西看得无聊之际,一抹熟悉的蓝橙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是那个被他称为蠢蛋的宇智波带土。

 

他翻了个白眼,本来还以为今天可以休息不用被宇智波带土烦心,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候对方还是跟上来了,这回看来也铁定摆脱不了这个麻烦鬼了。

 

“.....咦?”

 

然而当他暗自决定好待会见到对方时要嘲讽的台词时,宇智波带土在远处看到波风水门等人的身影后似乎呆了一下,然后竟然想也不想的立马转身跑开。

 

“....搞什么鬼,那个蠢蛋。”旗木卡卡西愣了一下,想了想好像有什么不对。

 

难道是前几天的任务受了伤?还是因为他骂他骂得太凶?

 

他想了想对方跑开的理由,无解。眼看远处的三人完全没有留意到黑发少年的离开,旗木卡卡西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那样的蠢蛋要是放任不管的话,很容易会出事的。就像是前几天的任务一样。

 

 

 

前几天他们接到一个B级任务,内容是护送火之国近日在矿石场挖掘出的珍贵金属去大名的住处。

 

运送这么简单的事当然不会属于B级的任务,他们这边可是一早就已获得情报会有受盗匪雇用的叛忍来抢夺那批金属。

 

而能对抗忍者的就只有忍者,因此大名也没有犹豫的向木叶请求的帮忙。

 

事情本应发展得很顺利,就差数秒旗木卡卡西他们就成功的用包围战术将敌人们追赶到早已设置好土遁陷阱处,然后再封住陷阱出口就能将敌人一网打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宇智波带土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从忍具包中掉出来的迟疑了一下,让后面的旗木卡卡西收步不及的硬是撞了上去。

 

当然这一撞就令到整个队形部署都散掉了。

 

“吊车尾你到底在干什么?!”虽说那一瞬间的失误令到他们错失了一气呵成的攻击机会,但事情在波风水门的金光灿灿飞雷神。贰式改的修正下,终究将那些引回去原来的路线。

 

“....对不起....刚才是我的失误....”

 

“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吗?”回忆起刚才令宇智波带土失神的不过是那枝平日他常点的眼药水,旗木卡卡西不怒反笑:

 

“你是想捡回那枝眼药水才停下来吧?”

 

“.....不是,我....”

 

“你这个人只懂得整天在说着大话!什么等你写轮眼开眼,变强成为火影,除了平日爱迟到找借口外,你原来连一点任务意识都没有,今日你的表现简直连忍校的学生也不如!”

 

“.....”

 

宇智波带土被他说得惭愧地低下首,前发微微垂下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约的看到他抿紧的双唇。

 

“.....抱歉,我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的。”

 

“那你以为事情会变成怎样?现在这样可是已经糟透了。”

 

“卡卡西你说得有点过分了....”看到黑发少年的模样,野原琳不忍心的看向波风水门寻求帮助。

 

“好了,吵架就到此为止。”刚处理完敌人的扣押,波风水门伸手分开了队中的两个少年,叹了口气:

 

“带土,卡卡西说的没错,任务中分神可是会给全队带来不必要的危险,你就好好的反省下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过,卡卡西你也要检讨下对队友的用词,咄咄逼人可不利一队的合作。”

 

他看着银发少年的脸上瞬间露出“谁愿意和这吊车尾一队”的表情,有些头痛的打了个响指:

 

“任务结束,回木叶后解散。”

 

旗木卡卡西狠狠的怒瞪了一眼,头也不回的发动瞬身术赶回木叶,每和那个蠢蛋多待一秒,他的怒火就忍不住的增加多一分。

 

 

04.

 

因为浴衣与木屐并不方便行动,旗木卡卡西在追到河边时跟丢了宇智波带土。

 

“.....”

 

看着自己一身的装束,他再次打从心底的想立马换掉这身累赘的衣服。以他的实力,又怎可能跟丢一个宇智波带土,真是笑死人了。

 

他望了望四周暗黑的环境,距离花火表演大约还有几分钟,现在再回到波风水门他们的所在之处似乎也赶不及了。

 

也好,就让他一个独自在这边看完花火就回家修练吧。

 

花火一朵朵升上夜空,顿时爆开绽放,一缕缕耀眼的金线缓缓的洒下,把大地映得光彩夺目。

 

他随意的移动到河畔边的小桥旁,一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黑发少年,对方专注的仰望着夜空中的花火,似乎并没有留意到他的出现。

 

对于对方完全无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旗木卡卡西又再次在心中为对方打了个叉。

 

花火一闪一灭的,他迟疑的在想着要不要靠近,然而随天空中上那枚巨型花火闪亮了整个大地,他倏地的意识到,

 

对方在哭。

 

不同平时那种哭哭啼啼令人烦厌的腔调,而是以一种近乎寂寥的安静在默默的流泪,

 

他眺望着漫天花火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强而无畏,然而紧抿着唇的侧影却反差的给人一种的悲痛凄苦的感觉。

 

颜色绚烂的花火此起彼落的在空中绽放,明明灭灭的,然后最后归于虚无。

 

“.....带土,加油。”

 

在夜色下他只能捕捉到对方的唇瓣说出的后半句话,然而却令他着实的呆住了。

 

名为宇智波带土的少年笑了笑,垂下首伸手抹去脸颊旁的泪水,不知道为何的在他转身离开的瞬间旗木卡卡西下意识的躲了起来。

 

他从未想过那个做事大咧咧彷佛就只有一条根的家伙居然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明明在他们的面前他都只是一直一直的在傻笑着,从来都没有展露什么愁伤情绪,就彷佛是那个无忧国度的住民一样。

 

他一人在那里愣住了好一会,在脑海中如走马灯一样的想起了对方那经常磨破了皮的掌心、耗损得很快的破旧护具,以在第三训练场里修练得累了而睡倒在地上的身影。

 

“卡卡西,其实带土他一直都很努力,不要对他那么严苛哟?”

 

他突然想起那天波风水门在解散之际对他说的话,顿时内心五味陈杂的一片凌乱。

 

也许....真的如自家老师所说一样,他该好好的了解对方?

 

他站起身,想追上黑发少年,然而对方早已离开,河边只余下他自己一人。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先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毕竟再过几天他们就要执行新的任务,之后再找个时间谈谈吧。

 

总之,来日方长。


评论(22)
热度(42)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