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那野花绽开的冰原上 1

鬼鲛与水影鸢的小段子,慎入。

 

实在很感谢 @bsaans 带来的灵感,忍不住就写了点鲛带的脑洞来送给蛋白。

 

嗯,大概还会有几个小段子,主要是水影时期的鸢让人超萌的说。

 

还有就是挺喜欢这个名字的,大概每个人在心中都有过梦想的种子吧,然而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令其顺利开花,冰原或许并不适合大部分的花种生存,然而对于细小顽强的野花来说是个非常适合独活的生境吧…


12/5: 蛋白画的条漫  @bsaans , 气氛情节太棒得无法言语☆ω☆,鲛带了解一下不要錯过啊~~

 

 

01. 盟约

 

他闭上眼,鲜血缓缓的流淌过脸颊,温热却令他感到彻骨的寒冷,眼前成千上万的忍者尸体堆积如山,传入鼻腔那挥之不去的腥臭,就犹如那个成为他永生都不能忘怀的梦魇之夜一样。

 

他低首凝视自己的掌心,手套深色的质材完全掩盖了鲜血的痕迹,提供了完美的伪装,只是他很清楚有些罪孽一旦犯下了就永远都无法洗清。

 

“水影大人,你没事吧。”

 

“啊啊,是鬼鲛么。”

 

回首看向从后赶上的人,从他那游刃有余的态度来看,刚才处理那些杂碎也应该很轻松。

 

“要交由我处理吗,您好像有点过度使用查克拉了。”

 

“嗯,那么拜托你了。”

 

话毕,自称为“宇智波斑”的少年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的身子完全被干柿鬼鲛的身体保护起来。

 

挥动手中的鲛肌,毫不留手的吸尽已经奄奄一息倒卧在地上的残党的查克拉。

 

他看着最后一名追兵痛苦的挣扎了数下,最后连最后一点的查克拉也耗尽后只能瞪大眼等待死亡。

 

“都处理好了。”他习惯性的向着身为水影的少年报告。

 

“嗯。待会都烧了吧。”不同于其他少年人的清脆悦耳的声音,少年的嗓音低沉暗哑,似是曾经被什么撕裂过,不甚好听但却有种令人心悦诚服的魔力。

 

“了解。”

 

虽然对方大半张脸隐藏在长长的黑发下,并没有明显的表现出疲态,但干柿鬼鲛很清楚要在电光火石间将那样大量的追兵肃清到底需要怎样的精密计算和高级忍术。

 

望望眼前的少年,前几天他还只身潜入雪之国单挑守卫队的精菁,以盗取足够的内幕筹码和雪之国的高层进行谈判,这一潜一战消耗甚多,估计这几天的休息只够恢复六七成。

 

本应这种事是可以由身为共犯的他代劳的,但偏偏眼前的人总喜欢将所有的东西都扛在自己的身上,平日都只和他商量如何学习和获取更多的知识情报,如非必要也甚少直接下达命令他做事。

 

干柿鬼鲛曾经也问过这个名为“宇智波斑”的少年为何要集中精力在雾忍村,甚至不惜每天花了十多个小时独自钻研忍术历史和历代水影留下的手札,务求在操控枸橘矢仓时伪装得滴水不漏,能为了雾忍村而作出这样的行动的他到底在执着什么。

 

“嗯,大概是因为我憎恨这村子吧。恨不得把全部人都杀死以泄心头之恨。”

 

“那是我作为亡灵归来后唯一必须要做到的事。”

 

少年难得的露出微笑,然而望向天上月光的眼神却是空洞而寂寞的。

 

这是“宇智波斑”回忆起往事时才会露出的神情,尽管平日大部分时间他都将脸隐藏在面具后,又或是维持在木无表情又或暴戾乖僻的嘲讽表情,身上霸道的气质让人难以接近,奸狡的心思令人无法猜透,

 

然而只有这刻他流露出符合这个年轻躯壳的无助气息。

 

干柿鬼鲛不知道对方有着怎样的过去,只是当对方向他和盘托出“月之眼”的计划时,他就无可否认的产生一种认同及想效忠的想法。

 

“火遁。豪火球之术!”双手高速的结出能烧毁眼前尸首堆的术,干柿鬼鲛干净利落的处理手法获得“宇智波斑”的掌声,没有想到身为雾忍擅长水遁的他竟然在使用起火遁时能这样得心应手。

 

“辛苦了。真是个干净利落的手法呢。”

 

“过奖了,这样即使有支援过来也无法找到什么把柄。”

 

“嗯。能找到的不过是一堆没用的骨灰罢了。”看着火愈烧愈旺,他无所谓的拉拉自己身上的披风,完全不介意空气中散发的烧焦味会引来其他人:

 

“不过大概也够雪之国那个窝囊大名哭上一段日子了,毕竟自己花了一大堆金钱训练的精菁竟然无一生还。”

 

敢不信守盟约在国境线上埋伏,就让他们尝尝血雾之里的手段吧。

 

他低低的笑了声,干柿鬼鲛望着他,在风雪里少年的长发被吹拂起来,配着他那深色的披风,坚定不移的眸子透出妖冶的艳红,就犹如那位伫立在寒冰之地被遗世独活的堕天使一样。

 

- Wildflower on Icefield.01 Ends. 

评论(40)
热度(34)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