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驭龙 1-2

大概下话开始唤回堍... 

逻辑什么的不作解释^^


前文


01. 

 

他从来都不曾认为自己是个受到幸运之神眷顾的人。

 

不管是父亲,还是他的英雄,他都没办法拥有与他们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的运气。

 

每次都是在他为自己有所成长,以为自己终于获得守护重要的人的力量时失去他们的。

 

父亲旗木朔茂的抑郁症及冰冷的尸体是因为他年幼的天真无知,而宇智波带土因为他而失去左眼视力及重伤失踪则是他的傲慢自恃的恶果。

 

所以说,其实最该死的一直都是他。

 

在千百个无眠的夜晚里他曾萌生自我了结生命,但他想他还欠宇智波带土一声对不起,如果当初他肯听从宇智波带土的话等待波风水门的到来才使用驱逐法阵的话,他们就不会暴露自身的隐藏点给疯狂魔法师找到。


之后的一系列的惨烈战斗也可以避免的。

 

“....!”感觉到手心湿漉漉的,旗木卡卡西睁开疲惫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怯生生的舔着自己手心想唤醒自己的幼龙。

 

“我是怎么了.....”他慢慢的坐了起来,先前左眼的不适感经已消失,麻痹的指尖也逐渐恢复了知觉,伸手揉揉发痛的太阳穴,他努力的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在回忆起刚才的唤龙仪式及赤龙的出现后,他望望身旁没有在他昏迷时消失的幼龙,伸手摸了摸牠的头:“所以你的族长大人就留下了你帮忙?”

 

“谢谢你.....”虽说他成功唤出了赤龙并应允他的要求,不过却是和想象中的模式有所出入。对于自己该做什么才能透过幼龙寻找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连一点概念也没有。

 

“.....”

 

“很遗憾,因为尚未归化成功,所以牠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和你沟通的。”要不是白鸦突然开口说话,感知力已降到零的旗木卡卡西是实在注意不到牠的存在。牠饶有兴味的托着下巴,慢条斯理的指出:

 

“而你,在无法与法阵共鸣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理解龙族语言的,真可惜啊,明明都已经走到这步了。”

 

“.....”

 

银发少年听到白鸦的话后默默的垂下首,表情落寞而空洞,浑身都散发着死寂的气息,墨绿色的幼龙眨了眨那双又大又圆的龙瞳,然后轻轻的靠了过去。

 

原来旗木卡卡西还以为牠是在撒娇所以也没有太大反应,但过了一会后,他就发觉幼龙的身体开始发出微弱的绿色光芒,一些模糊的影像开始在脑海里出现。

 

“咦?这是你的能力?”

 

幼龙点头,细细的叫了数声,似乎很开心自己能够帮上忙。

 

“.....原来龙是拥有这样能力的....”

 

“这个小家伙是大地龙的幼崽,虽然还没完全继承力量,但现在基本上都能与植物们共鸣交换情报。”看着旗木卡卡西一脸迷茫,白鸦嘲讽了一下:

 

“虽然刚才小家伙想用共鸣的方式将情报分享给你,但似乎你们的魔力波长并不是那么的合拍?花那么多精力也没有把最重要的情报告诉你。”

 

的确,在脑海中浮现的地方都是蒙上一层白雾的,完全不知道是哪里。而幼龙显然的与他言语不通的无法直接告知牠的意思,令问题更难解决。

 

“旗木家的后人,我看你还是踏实点好好学习一下驭龙的技巧吧,要做到心意相通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那可是讲求运气与天赋的,而且.....”

 

在猜想到银发少年的想法后,白鸦看了看因为传送情报而用上了大量魔力、身影开始变得透明的幼龙,难得好心的提醒道:

 

“我看你还是先把魔力传送点给你的龙吧,对于龙崽来说失去魔力的来源或是大量消耗魔力可是会直接进入昏睡状态的。”

 

虽然对人类来说失去大量魔力可是会导致死亡,不过他是不会提醒旗木卡卡西的,要说为何的话,他是乐闻喜见旗木卡卡西立马抬手向幼龙输传魔力,这起码证明了在幼龙遇上危机时他也有一定的机会会拯救幼龙。

 

要知道虽然龙族可以活很长的时间,但族内的新生儿的出生率极低,而且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够成长为成龙,因此理应每条龙崽都应被悉心照顾。

 

然而在天地初开的时候牠们一族已经被赋予协助人类的使命,因此即使有时候会导致年轻的龙的死亡,牠们也不会停止协助人类去修正世界的祸乱。

 

“好点了吗?”看到幼龙的身影不再透明,旗木卡卡西松了口气,却再次因耗费魔力过头而无力倒在一旁,在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前,似乎白鸦在和幼龙商议着什么。

 

“....你真的决定要跟从他吗?”

 

“.....”

 

“可是现在的猎龙者的数目...”

 

“.....”

 

“明白了,那么祝您一路顺风。”

 

随着地面掀起一阵强风,幼龙将牠的角靠近旗木卡卡西的手臂,一阵白光闪过,在朦胧中他似乎看到那个总是令他无法省心的黑发少年的身影。

 

 

02.

 

似乎有什么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他。

 

卡卡西....卡卡西....

 

笨卡卡!

 

“带土!”

 

“哇!卡卡西你吓死人!”

 

“不愧是我最强的劲敌,连醒过来的方式也特别有看头!”

 

“.....阿斯玛和凯?”伸手按着自己发麻的太阳穴,熟悉的人和房间布置无一提示着他已经回到木叶的事实,四周依然没有梦中少年的影子。

 

“我怎么了?”

 

猿飞阿斯玛看看银发队友的神情,大概明白对方失去了昏迷前的记忆,他耸耸肩,一脸无奈:“详细我也不太清楚,火影大人只是告诉我们你突然昏迷在通往试炼之地的魔法阵处,在你没清醒过来前就由我和凯负责轮流照顾。”

 

放心,你回到木叶的消息已经被火影大人封锁下来了。微微凑前,猿飞阿斯玛低声补充说道。

 

“对呀,火影大人在通知了我们后就急忙的去找自来也大人,说是要商量什么的。”迈特凯回想起当日波风水门风尘扑扑的冲进来的身影,大概是有些十万火急的事让平日做事处变不惊的他也显得有些慌乱吧。

 

“是这样啊....谢谢。”

 

“这点小事就别道谢来感谢去,反倒是你那边,成功唤出了么?”

 

“嗯,还不只一条。”

 

“什么,卡卡西你成功唤出了龙?不愧是我最强的对手....”

 

“凯你小声点,不是说过不能让人察觉卡卡西回来了吗?”在队友的提示下,迈特凯也收小了声量。

 

“什么品种?成龙?”

 

“不,是幼崽....不过听说寻人方面的能力十分优秀。”旗木卡卡西将右手手心覆上左手手腕上的刺青处,灌注了少量的魔力,幼龙的身影逐渐的具现了出来。

 

似乎不太明白自己在此刻被唤出来的原因,幼龙歪歪头,眨眨大大的龙瞳望着旗木卡卡西。

 

“没事。只是担心一下你是不是只是我的梦,以及让你见见我的同伴。”

 

“搞什么啊卡卡西,你连龙也能够唤出来,哪有人能够打得过你啊.....”

 

猿飞阿斯玛看着头顶长着双角,身上的鳞片泛着墨绿色的光芒的幼龙开心似的走到银发队友的床边,一脸不可置信。而在旁的迈特凯则被挑起竞争之心,只是碍于旗木卡卡西身上还有伤才好意思直接打上。

 

“对了,师母在哪,有些事要找她商量。在我昏迷前,这小家伙给我传送了些有用的情报,”早就预料其他人的反应,他也没太在乎,只是拖着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下床,走到书桌前,拿起放在文件中的地图打开:

 

“那个地方我有点印象,湿漉漉的岩石和满布实验试管的洞穴,应该是水之国那边。”

 

“血雾之里?带土在哪干吗?”猿飞阿斯玛想了想,始终猜想不到两者的关联性。

 

“不知道,不過感覺不是些什麼好的事。”


回想起少年了無生氣的緊閉雙眼和身边那些盛满不明液体的实验容器,他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重点在地图上某几个位置用组笔打了标记,“而且还不清楚到底此事牵涉到什么的人。”

 

言下之意是他们必须要小心行动,绝不能掉以轻心。

 

“!那一定要快点把带土找回来,”旗木卡卡西的形容让人想到大蛇丸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实验室,猿飞阿斯玛和迈特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不過玖辛奈大人的话,琳现在在陪着她。”

 

“师母她身体不舒服?”

 

“不,是玖辛奈大人她怀孕了。”


评论(8)
热度(20)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