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硝烟之末 03

IF线,OOC。 



03. 

 

旗木卡卡西微微靠向树干隐藏背后的死角,他伸手摸向右腿的忍具包,粗略的估算了一下现时自己还剩余多少忍具去进行防守。

 

其实比起使用大型拉风的忍术,在这种茂密的树林间他比较偏向想使用忍具加以陷阱去解决敌人,

 

刚才的雷切不过是让身处另一方的猿飞阿斯玛他们知道他已经进入了战斗的状态,避免他们担心自己而毫无防备的跑过来。

 

至于眼前的雾忍,完全够不着偷袭的标准,虽然他们是摸黑隐身在密林中,但对于一开始就已经坐着等对方的出现的自己来说,又怎会察觉不到呢。不过硬是要说的话,他们的出现不过是引证了他临行前与四代目的猜测而已。

 

虽然第三次忍界大战已经完结了约三年,五大国都在休养生息下逐渐的回复元气,市面也充斥着和平繁荣,不过在这种太平盛世的表象下,似乎某些国家还是不甘现状的在蠢蠢欲动。

 

这种猜测在他们发现了字智波带土被不明的叛忍组织救活利用,以及在他的脑中那重重高深、几乎不比宇智波一族的幻术逊色的咒术时就变得更加的坚定。

 

写轮眼是宇智波一族的象征,而他们一族大部分都是在木叶里定居的,换句话说要不是移植或是叛逃的话,在外见到的写轮眼忍者大多数都应是木叶的忍者。

 

而以宇智波带土的年龄及他身上的护额来看,很明显他并不是上述两种非隶属木叶的忍者,然而那些人却别有用心的将他救活,篡改他的认知后再加以在各国的战斗中利用。

 

没有给人识破身份还好,要是在些牵涉重要人物的战斗中被人发现了宇智波带土的身份的话,恐怕到时候木叶的四代目也无法轻易自圆其说,确保昔日学生的周全。

 

一想到这里,旗木卡卡西不禁神色一凛,眼底闪过一抹冷光。

 

废物啊。

 

无法在武力或战略上胜过对方就只懂搞些不知所谓的手段。

 

他将头微微偏左,瞄了瞄被月色映照出的一道道银白细线,透过自己的指尖他将微弱的电流传递过去。

 

旗木卡卡西的雷切名闻于外,但不代表他只会用一种忍术攻击,相反他的诱导战术在暗部里也是非常有名的。

 

他一早已经在地底埋下了足够持续爆破的爆破符,只消他稍为调整一下查克拉的供给量,爆破符就会立马的被激发,造成好一段时间的爆炸,再加上其他早已设好的陷阱,就足够令他占到先机,将敌人击杀。

 

“小心,木叶的旗木卡卡西可不是一般的狡猾。”

 

在用上影分身让他的雷切落空后,带头的雾忍男人小心冀冀的停在那密麻麻的丝线前,警戒似的凝视着那几乎不可见的陷阱。

 

男人的同伴闻言也停了脚步,不再向前迈进。

 

真是了不起的观察力,不过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中,倏地停止行动也是一种暴露自己位置的行为呢。

 

少年无所谓的想着,一把抓起忍包里的苦芜系上卷轴让自己的影分身往男人们的位置抛去,那是个带毒的卷轴,稍为接触就为立马喷出毒气。

 

“那卷轴有毒气!散开,小心别触动那些线!”忍者们抬手快速的结印瞬身避开,然而随着他们的队形散开后,少年调整电流的供给量,让那些满布林间的细线瞬间被强烈电流震断,令爆破声响彻整个树林。

 

四周不同方向传来的破风声让雾忍们无法凭听觉得知旗木卡卡西的位置,因此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颈部已经被冰凉的苦芜抹上。

 

“不用担心,那些毒不会伤及你的性命的。不过是些药力较强的麻药罢了。”耳边传来少年冰冷的嗓音,带头的男人才记起对方还只是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

 

没想到木叶的新一代居然这样优秀,拥有如此的速度与能力,想起在自己村子那残酷的制度下年轻人的数目所剩无几,他就觉得愤怒非常。

 

快速的将对方的影分身打倒,带头的男人后退两步拉出安全距离,虽然双手的速度略有减慢,但仍然无碍他结印反击。

 

“水遁。水龙弹之术!”巨型的水球向着旗木卡卡西的位置发去,他抬手又射出几枝苦芜作掩护。

 

银发少年结了个相同的印与对方的攻击互相抵消,他有些惊讶这次竟然没法一次全都放倒了五个人。

 

“.....”现在还剩下两人,看起来是有点看头。

 

带头的男人瞇了瞇眼睛,虽然如对方所说的一样自己中了麻药,但这种程度的麻痹对他的术并不是太大的影响,现阶段只有旗木卡卡西一人的话他还是可以应付的。

 

旗木卡卡西是速度型的忍者,其父亲旗木朔茂曾经以白牙刀术创下以一敌三十雾忍的历史,不过据说当时他也倾向以物理刀术而非忍术去作战。因此如果考虑到这些的话,旗木一族很可能是属于那种查克拉精少的一族,而要将其击破的方法则是将其逼迫到必须使用大型忍术消耗其体力的战术,

 

而现下他的其他同伴都守在较远的驻点,要赶过来大概也要五至十分钟,正好足够他实行刚才的战术了。

 

“忍法‧雾隐之术!”

 

“忍法‧雨露针千本之术!”

 

侧身向着剩下的队友打出左右包抄的暗号,两人在造出自己的影分身后开始结出干扰视线的雾霾之术,再在雾中全方位放出不下百枚带有神经毒性的针千本,

 

“不使用大型忍术的话是绝对没可能避开的!”对于这个术他是挺有自信的,虽然并不是使用当初那精心准备的带有猛烈干扰脑部神经的千毒本,但只要稍微一碰也会立刻上脑,

 

当年他可是以这种忍术将数百个同期毕业生的雾忍杀掉,通过雾忍村的毕业考试。

 

带头男人微微的蹲下身子,等雾消散后,他就会上前给旗木卡卡西最后一击。

 

“.....神威。”

 

不同于刚才银发少年清脆的音色,一道沙哑像是被什么撕裂过的声音倏地在他的耳边响起,往旁望过去,漩涡形状的缺口无声色的出现在他的旁边。

 

实在太快了,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黑色带有查克拉抑制属性的锁链就紧紧的勒紧他的颈部,狠狠的将他往后扯过去。

 

这个忍术他曾经见过一次,就在他们组织暗杀风之国的大名的时候。

 

这个忍术最厉害的地方是其神出鬼没的能将你拖进时空间中无声无色的解决掉,不过如果真的如他所料一样是相同的施术者的话,那对方绝对没可能在体格气力上胜过自己。

 

“.....”反手抓着颈上的锁链,男人在稳住身子后用尽全力的将那个单薄的身子从时空间中拉出来,然后往左用力将对方甩到树干处。

 

没想到对方居然不像他的队友一样企图用尽方法切断锁链,而是反将自己一军的强行将他由神威里拉出来,因此宇智波带土几乎在没有充足的防御下撞上了树干,内脏在承受重击后彷似扭成一团的让他差点就叫了出来。

 

他抬首透过面具看向对方,那毫不犹豫的拉法让他暗暗的觉得自己被认出来了。

 

他很讨厌与雾忍交手,虽然波风水门已经再三重申他脑中大部分的幻术已经被解除了,已经没人能够再控制他做事,但不知为何的时至现在他依然会恐惧正面的对上知晓他过去的雾忍。

 

感觉到握着锁链的手在颤抖着,宇智波带土用力的咬紧下唇,死死的盯着前方,不让自己有退缩的余地。

 

如果这刻他退缩的话,可是保护不了旗木卡卡西的。

 

“果然是你!”察觉到少年身子那几乎微不可见的颤抖,对于自己猜对了对方的来头,带头雾忍迈步向前,他忍不住的高兴笑了,

 

“我们就知道黄色闪光没可能会对你下手的.....”

 

看着那向自己伸过来的手,宇智波带土下意识的后退,然而背后已经是树干,他退无可退的想着开虚化...

 

“你离他远一点。”就在男人的手快要摸到少年的面具之际,旗木卡卡西瞬身的出现挡在两人中间,抬手拿起苦芜就往男人的手划过去。

 

虽然知道对方并未对黑发少年做出什么,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冷着一张脸。

 

将对方剩下的队友的断肢抛在男人的跟前,挑衅的示意对方现在的形势。

 

二对一,而且在查克拉被抑制及无法操控宇智波带土的情况下男人毫无胜算。

 

“怎样,你想现在死还是迟点死。”

 

“.....”听得出对方话语中明显有留活口带回村子拷问的意思,然而早在最初这个任务从来就不存在苟且偷生这个选择。

 

男人开口念起简单的口令,那些倒在他身边的同伴开始不由控制的痉挛,吐血断气。

 

“....血雾之村真的和传闻一样视人如弃子。”

 

“哈哈,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口气,你以为木叶会好很多么?”身体里的符咒同样被刚才的口令激活,鲜血不停的男人从口中涌出,配合着他那扭曲的面容,给人一种疯子的感觉。

 

“那个戴着面具的是宇智波带土吧?”他伸出手指指向被旗木卡卡西护在身后的人,眼底隐不住的显出嘲讽:

 

“还是该称呼为.....被卖到暗杀特殊部队的木叶阿飞君呢?”

 

“卡卡西....我....”

 

“什么都不要说,将死之人的话不能够相信。”

 

“哈哈!就是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就等你们变成弃子时,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不安的缩了缩,尽管还没有问出什么,但他决定还是让这个男人永远闭嘴算了。

 

“.....你放心,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雷属性的查克拉刃一瞬间穿过男人的胸膛,在亲眼望着男人的身体在失去支撑后向前倒去后,远方出现了奔过来的猿飞阿斯玛两人的身影,他伸手拉过宇智波带土那因紧张而变得冰冷的掌心,內心默默的補完那句他沒有告訴對方的話語。

 

他是绝对不会容许他的英雄成为任何人的弃子的。

评论(4)
热度(18)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