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硝烟之末

IF线,全员生还,OOC,请小心食用。

 

基本上只是个脑洞,系列性的。 前事后续省略,只是记一下憧憬着的少年暗部的故事。应该不会有后续(笑)。

 

木叶村民 @奇泽米妙妙

村书记和阿泽姑娘你们实在太可爱了!>_<

 


 

01.


午夜十二点。

 

钟声徐徐的响起。

 

好孩子理应待在床上睡觉的时间。

 

然而现在却是他们四人候命执行筹备多日的暗杀任务的时分。

 

他们虽然未成年,仍是一副少年人未曾长开的躯体,但四周的人却早已不将他们看待为无知孩子。

 

从他们踏出忍校,被征召到战场上的那刻起,他们就是忍者。

 

独当一面,以村子的利益为首要考虑事项的,必要时牺牲一切的忍者。

 

“吶,阿斯玛你不觉得你今天抽得有点多吗?”入夜后气温明显下降了好几度,令猿飞阿斯玛吐出的气圈更加明显。

 

“啊?没有啊,一包都还没有完。”

 

“可是你只是上星期才学会抽罢了。”不知火玄间没好气的回道,要不是现在他们正在守夜,他一定立马瞬身离开这个烟雾弥漫的鬼区域,要知道烟熏到他的眼都快要睁不开了。

 

“什么嘛,你也试一下,这个挺解压的。”

 

“不了,你这个牌子很臭。”

 

眼看不知火玄间把自己递过去的烟火推开,猿飞阿斯玛改而递给缩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宇智波带土。

 

“带土你也试下吧,我真心觉得这时间抽一根倒是可以冷静下来的。”

 

被点名的黑发少年动了动冷僵了的半边身子,接过那根闪着微弱火光的烟枝,缕缕的白烟从指间缓缓的升起,空气中的薄荷味似乎更加浓烈了。

 

用姆指及食指轻轻触碰滤嘴处,抬手往唇边送去,说实在他其实不大喜欢自己的呼吸道充斥着那种刺鼻的薄荷味,但如对方所言,连续五天不眠不休的持续任务让他的神经极度紧张,脑海中充斥的杂音也不断的增强。

 

他很清楚那是上次误中幻术的后遗症,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显露出来,只是他不能够说出来,至少不是现在这个缺人的时刻。

 

“我说阿斯玛,你就别给他这个好了。”旗木卡卡西不知道从什么出现,他凑到宇智波带土的脸前几公分的距离,一把的伸手按着他的嘴唇,一把的将他手上的烟枝接到手里捻熄,整个过程流畅而自然。

 

“你也别抽好了,免得把些有的没的全都吸引过来。”

 

“卡卡西?你怎么会在这里...?”旗木卡卡西略带冰凉的指尖触感让宇智波带土失神了一会,全然忘记了对方的动作有多暧昧。

 

“对啊,火影大人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嗯,貌似那边还需要点时间,还没有给我们发讯号。”

 

“了解,那么现在换我去侦察吧?”不知火玄间调整姿势,准备起身出发。

 

“不,现在还是我侦察的时间,玄间你就帮忙看着别让阿斯玛再给带土抽烟就好。”

 

不知火玄间耸耸肩,表示了解。

 

“卡卡西你是他的老妈吗?抽个烟你也管得着?”看着那根新的烟枝被旗木卡卡西那行云流水的动作糟蹋,再加上那一脸无师自通的三好老妈的模样,猿飞阿斯玛自觉脾气多好的人也要忍不住吐糟起来。

 

“你就不认为你太过保护带土这小子了吗?”

 

“啊?”看着有着天才之名的银发同伴和有些懵的黑发同伴一点也没有自觉的样子,他觉得心很累。

 

我说你们给我清醒一下吧?眼前这两个人铁定不会猜到自己想到什么地方去,猿飞阿斯玛一脸无奈至极的暗想着。

 

先不说宇智波带土那表现出来让人遗憾的贤值,现下贤值爆表的旗木卡卡西也跟着一起掉智商,真的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当年在神无毗桥一战里被断定已命丧于乱石之下的宇智波带土原来命不该绝,在奄奄一息之际被救了下来,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救了他的并不是木叶的人,而是个由叛忍组成的不明组织。

 

后来伤愈的少年在受到重复的高阶幻术催眠后加入组织,无分昼夜的受雇执行由各忍村所给出的暗杀叛变等龌龊任务。

 

猿飞阿斯玛还记得那时候他们木叶正与雾隐的精锐暗部进行殊死一战,大雨滂沱令到四周都变成泥沼的湿地,尸体杂乱无章的堆栈在一旁,流出的血夹杂着雨水形成一个个血洼。

 

他们就这样的望着突然出现放出大招的迷之忍者,披着黑色披风的人立于悬崖的顶处,那个人将脸隐藏在橘色的面具后,只透过右眼的一个洞回看他们,俯瞰着一切。

 

然后就在对峙的剎那间,旗木卡卡西以着微不可闻的声音叫了那个他完全想象不到的名字,然后以着电光火石的速度冲了上去与对方纠缠不让其离开。

 

虽然旗木卡卡西是他们那一届的天才,但在长时间与雾隐暗部对战的情况下基本上他已耗尽体内大部分的查克拉,他还记得那个天才少年在对方狠劲十足的体术攻击下完全不肯退让,只是脸色惨白的用着沙哑的声音的叫唤着对方的名字。

 

最后幸好木叶的金色闪光没有再一次的迟到才令事情有了挽回的余地。

 

只是对于原本已被岩石砸坏了半边身子伤及脏器的宇智波带土来说,在叛忍组织的日子里他长期受到重复幻术催眠及透支查克拉使用忍术,再加上与水门班激战而重伤昏迷,在当晚最好的医疗班也明言了他们实在没把握能够救得活那个丧危的生命。

 

猿飞阿斯玛很记得在得知宇智波带土很可能再次死去的那刻,波风水门和旗木卡卡西两人那一脸万念俱灰的神情。

 

然后波风水门和旗木卡卡西不惜倾家荡产,再凭着锲而不舍的无比毅力走遍了四大国才找到千手钢手回村去医疗奄奄一息的宇智波带土。

 

“真搞不懂你是平时的智商掉到哪里去了,”眼看理所当然以着一副老妈模样照顾对方的旗木卡卡西,他没好气的抄起了自己的烟包向前砸去,“快走,别再磨蹭好了。”

 

烟包给你看管就不怕我教坏带土的了吧。

 

利落的伸手接着循着拋物线而来的烟包再将它袋好后,旗木卡卡西伸手揉揉眼前失而复得的队友的头毛:“带土你就好好的睡下吧,之前中的幻术有残留影响吧。”

 

宇智波带土微微的睁大了原本经已圆圆的杏眼:“咦?你们知道了?我不是故意隐瞒的,只是不想影响这次任务......”

 

“万一到行动时你才出状况就麻烦了, “旗木卡卡西打断对方的话,有些无奈:“毕竟这个任务可是长期性的。”

 

“......抱歉。”

 

看吧。只是一句道歉也就让你放弃责备影响任务成功率的队员?你还说这不是宠到他上天?

 

“唉,到底何时才会天亮啊。”再次确认这个心累的事实后,猿飞阿斯玛抬首望向上空,喃喃自语着。

 

“我可不想一直看着你们放闪光弹啊。”

 

 

02.


夜色朦胧,气温低得指头几乎也快要失去感觉,在失去唯一解闷的烟包后,猿飞阿斯玛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把弄着手中的卷轴,

 

虽然说侦察与接收木叶传递过来的指令有旗木卡卡西一人就已经足够,但为了避免木叶像三战末期的岩忍那样因补络路线被摧毁而陷入危机,他们必须以最快能截击任何威胁的状态戒备着。

 

不过话虽如此,在持续缺乏睡眠时间的情况到底他们还能不能够迅速反应过来也是一大问题。

 

“喂,玄间你说点什么吧?”百无聊赖的撩着唯一清醒着的队友,“天气太冷快把我闷死了。”

 

“.....那是什么样的说法啊。”意识到黑发少年冷得缩成一团的模样,不知火玄间好心的抄起物资中的披风盖到不知何时睡着了的宇智波带土的身上。


“我现在超想睡好么。”

 

“在这里谁不是累得要死?”猿飞阿斯玛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会给旗木卡卡西秋后算账,他现在铁定会去把宇智波带土踢醒,让他继续和自己一起守夜。

 

“.....你别打算去吵醒带土,那可是卡卡西的逆鳞。”

 

猿飞阿斯玛报以一脸别以为我和带土一样是贤二的神情,别说旗木卡卡西,基本上连波风水门也偏心到只要不是瞎子也能看到。

 

虽然宇智波带土在年龄上比他们同期的伙伴要大上一点点,但因为过去曾受重伤,躺医院躺了一整年,因此在身形上比起其他人要瘦上一圈,从外表看起来就彷似是小他们一辈的孩子一样。

 

本来波风水门一心打算将伤愈的宇智波带土编到忍校好好的保护起来,只是由于当日有其他人曾经目睹宇智波带土与叛忍一起攻击木叶,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让他隐藏身份加入暗部,待事情丢淡后再作调动。


所以现下就造就了常以老妈身份监督有关宇智波带土一切的旗木卡卡西。

 

“.....你说这次的任务长老团到底有没有参与?”

 

暗部理应是火影的直属部队,绝对服从火影的命令,但当年在经过志村团藏和长老团的插手后,不少线眼已经被安排进去。


“也许吧,虽然说火影大人已经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部下,”不知火玄间思考了会,道:“但要动用渗透了“根”的暗部,也不可能不事先商量吧?”

 

“哈哈,形式上的商量也真像火影大人的作风。难怪这次挑的是我们。”

 

“感动了?”

 

“废话,我现在巴不得能够完成任务吃到红亲手做的点心和睡个够。”

 

“......!”

 

话毕,空气一瞬间的冻结起来,杀气毫不掩饰的从四方八面传了过来,对这种突击已有经验的两人有默契的交换了眼神,一人退到树后掏出苦芜戒备,另一人则降低重心走到沉睡的黑发同伴旁。

 

“带土?”

 

上一刻还在沉睡的宇智波带土猛然的醒了过来,他抬手按着自己的左眼,右眼不自觉已开启了写轮眼,

 

“......是上次雾隐的余党,我认得他们的查克拉。”

 

“.....什么?!”猿飞阿斯玛看着手上的通讯器,完全没有收到敌袭等通知,但宇智波带土那笃定的语气让他无法忽视,“那等我通知火影大人…..”

 

“来不及了,”对方打断他的话,再睁眼时黑色的风车纹路在高速旋转着,瞬间他们的身旁出现漩涡状的时空间。

 

“因为他们已经和卡卡西对上了。"

 

似是认证宇智波带土的话,前方旗木卡卡西的驻点出现划破漆黑的闪烁雷光,那是银发少年盛名于外的自创招式,雷切。

 

“该死,为什么他们会发现我们的驻点的?!"抓起通讯器,猿飞阿斯玛熟练的发出指示请求的讯号。

 

“阿斯玛,快拦着带土!"

 

“啊?带土?!别擅自行动啊?!"

 

似是完全接收不到其他人的话,黑发少年微微的瞇起右眼,在确定距离与方向后缓缓的开口:

 

“神威"

 

然后消失在两人的面前。

 

fin?


评论(12)
热度(55)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