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唤龙 6-7

还有数天就是堍堍的生日,凑合凑合着,看看之后能不能再补一篇:P


第一部有关唤龙的情节就到这里了,下一部的话堍堍就会出场的了~


…如果有太太喜欢的话请留在小爪啊~虽然文还卡在中途~


前文


06.

 

他缓慢的举步踏入森林,仔细的打量着眼前所看到的一草一木,暗暗将这里的地形记下来。

 

虽说每个学习魔法的学员在毕业前必须到妙木山这个上古森林进行修练,在确定其魔法属性后才可算是修毕魔法师的课程,正式进入职人阶段。

 

对于已为二阶职人的旗木卡卡西来说,整个流程他当然也曾经经历过,然而这里的景色却显然的与他的认知有巨大的差异。

 

虽然他知道每个魔法师的修练场地都略有不同,但普遍来说他们一般都只会待在森林的外围等待元素精灵的试炼,从不会被送进森林的深处。

 

上一次他遇到的就是覆天盖地袭来的雷轰电劈,在空旷无物的平原上要抵挡这些攻击几乎要了他的命。

 

事后波风水门也笑道当年他只是被抛到悬崖上进行无止境的自由落体体验,直到他能够掌握使用飞雷神闪灿灿霹雳。贰式传移自己到悬崖下的土地为止。虽然离心力都让他全程都想吐,但显然不会要了他的命,

 

因此可能是旗木卡卡西上辈子曾经坑了雷精灵,他的试练才会如此的夸张。

 

他下意识的皱眉,小心冀冀的抬步在眼前唯一的小径上行走着,不知为何的,四周的青草味夹杂着在松木香气让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似乎早已幼年时期就已经刻印在灵魂中的熟悉感。

 

“......”他再次拿出怀中的卷轴确认,根据波风水门给他的消息,理应在他刚踏进这片树林开始就应该看到由前任唤龙术士留下的魔法痕迹。

 

然后依靠着那由模糊的提示,现任的龙唤必须要凭个人之力找寻到正式召唤阵法所在之地,这才算是通过测试的第一阶段。

 

光看卷轴所写的内容,根本让人无法判断对错,先不说情报的来源,光是现在他被包围的情况来说,这处压根儿就不像只是给唤龙术士修练的地方。

 

森严的树林让他本身敏锐的感知力大大的下降,现在他只是能够依稀的感觉到有人正在注视及戒备着自己,然而却无法判断是从什么方位发出的视线。

 

虽然他一向都是主张敌不动我不动的战术,但鉴于现下的情况他处于绝对的下风,他微微的蹲下身子,低声的念起咒文,然后自他脚旁缓缓的升了一层薄薄的水屏,

 


“雷遁。地走”

 


轻轻一触,霎那间雷电通过旗木卡卡西的指尖传到水屏上,然后犹如雷光弹一样的快速喷射出去,在树干上击出一个个的深洞。

 

一道白色的身影自被击毁的树干处跃起,他举手往下一挥,四周的风不自然的被压缩起具攻击性的风刃。

 

然后旗木卡卡西看着响应似的、全部都是向着自己发动的攻击,当下念了个替身术的咒语,并绕到发动攻击的人旁,抄手便是抬刀往颈部架去。

 

“得罪了。敝人是旗木一族的后人,名卡卡西,刚从木叶村四代火影手中继承了唤龙术式,今日特意前来恳求成为唤龙的正确方法。”

 

“旗木家的小子吗......啊哟~小子你还不赖嘛。居然能够分辨出哪个是我的替身,那就是你的左眼的能力吗,真让人怀念啊。”

 

长着白色羽冀的男人用着滑稽的语调说着,然而那琉璃色双眸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伸手想抚摸那只透出妖艳红光的左眼,然而旗木卡卡西洞悉他的行动似的立马挡下伸过来的手。

 

“唔......反应不错呢~就是比较嫩罢了。”他反手扫开旗木卡卡西的手和刀,略略的整理身上衣服,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吾名为白鸦,是联系龙族的使者,也就是你们要找的通灵术知晓者。”

 

“......使者?从没有听说过......?”从男人的身手以双眸特征看来他似极了精灵族的一员,然而一直以来精灵都是独活的族群,从来都不曾听说过会成为其他种族的使者,代理事情。

 

“小子,不错的分析力呢,不过那个可不是你们人类那能够知道的事情呢。”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问了......不过,我能请作为通灵者的您传授我唤龙术式吧?”

 

旗木卡卡西不着迹的瞄了瞄白鸦的反应,在常理上他觉得这个不明来历的男人很可疑,不过此时此刻除却半试探的请求外,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毕竟从一开始他踏入这个上古森林开始就注定了他没可能回头。

 

“啊?可以啊,那本该是我待在这里的原因,不过,”

 

他手心一转,几株参天大树的树身竟然发出光芒,然后化为与白鸦一样的人形,每个都蓄势待发似的摆好攻击姿势。白鸦缓缓的点足停在稍高处,调子尽是隐藏不住的嘲讽:

 

“以你这样弱不禁风的身驱......那可是会死的啊?”

 

旗木卡卡西顿了顿,坚定的抬头,墨黑的眸子满是执意:

 

“正合我意。”

 


07.

 

银白色的雷光闪烁天际的在林间此起彼落的闪过,与之抗衡着的是一道道的破风斩,光是看四周被毁得一片狼籍的树林来看,那是一种以消耗大量魔力为前提的交战。

 

当然如果是考虑到种族的差异后,就应该将此更正为身为人类的旗木卡卡西不要命的高消耗快攻。

 

“以人类的素质来说,你确实是有点本事,只花了短短三个月,也能够伤到我了。”

 

旗木卡卡西伸手抹去脸上的汗珠,此时此刻他为了自己无法完全的打败眼前的对手感到不解。

 

白鸦的分身术他明明已经能够准确的分辨得到,而且在变得能够捕捉到对手的下一刻行动的情况下他的雷切理应起到了攻击作用,可是不论他的动作如何的快速,击中的都只是一抹虚影。

 

白鸦望了望不甘的人类少年,伸手拔下身上数根沾了血的白色羽毛,无所谓似的将其抛在半空,然后羽毛在空中慢慢互相吸引,形成出一个结界,他环臂抱于胸前,示意旗木卡卡西进去。

 

旗木卡卡西望着白鸦抬步进入那个凭空形成、散发着绿光的结界里,在稍稍顺了气后,也跟着进去。


......那是一幅很奇妙的景象。


结界似乎是通向另一个洞窟的,不同于树林的开放空间,密闭的空间给人一种幽闭窒息的感觉,如果在洞窟的四周没有遍布那些不知由何种物质构成、在黑暗中依然能散发出光芒的彩石,这里就会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漆漆一片。

 

“很好奇吗?这里可算是大家的分水岭,不论是谁都必须要经过的阶段,如果失败了的话就只会留下精魄徘徊最后化为晶石...…”

 

他胡里胡涂的听着,白鸦的话背后似乎隐藏着些伤痛的故事,全然与他面露嘲讽的神情搭不着边,但此刻他却无法深究下去,刚才的交战已经消耗了他大半的体力,脑袋也累得糊成一片浆。

 

“这里是我们最初订下约誓的地方,也是通往龙族族地的入口,”他示意旗木卡卡西移步到前,站到满是写着由复杂咒文和图案构成的法阵里,

 

“成为龙唤,就必须获得认可。”

 

旗木卡卡西蹲下身子,右手触上法阵外围的符文,倏地就发现符文开始旋转位移及发出眩目的光芒,一恍神,咒文就如水似的不绝灌进脑里。

 

“生命”

“誓约”

“归尘”

“化龙”


脑中此起彼落的浮现出符文代表的意思,他错愕的发现自己竟然变得能理解龙族的语言。他看着地上的法阵符文逐渐从指尖所及之处消失,然后随即在体内出现风、火、水、土四种属性不同的魔法,这四种魔法争相的与他体内的雷魔力进行角力、拉锯,在一轮横冲直撞的互相抵抗后,最后从他的左眼散发出来。


冰火二重窖。

 

各种魔力从四周、从法阵源源不绝的涌进他的体内,魔力间的角力让他的身体无比的发烫,肺部就如被热火灼伤一样的无法呼吸,喉咙也干燥得无法发出半点的声音,然而伴随魔力流走的瞬间却让他犹如置身冰天雪地一样的不绝颤抖。

 

好痛好痛......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撕成碎片了。

 

他无力的跪在地上,用尽全身的气力去维持仅余的意识,他记得波风水门的教诲,绝不能在发动强大魔法时失去意识,要不然,等待着他的就只有魔力反噬与死亡。

 

视线对不上焦点,冷汗不绝的从额角滑下,他似乎还能够感受到骨骼被挤压位移时发出的咯咯声。

 

这种糟透而熟悉的濒死感他不是第一次经历,十二岁那年他们初遇疯狂的魔法师军团的偷袭,在他挺身救下宇智波带土后左眼就被封入无法破解的爆破性毁灭魔法,即使是事隔多年,他现在也还能清晰的重温那沿着神经逐渐侵蚀至全身的痛感,现下的情况也差不多,

 

只是这次再没有宇智波带土在身旁给他能够压下痛感的东西了。

 

他咬紧牙关拼命忍受着,过度透支魔力让他几乎无法完整的念完召唤的咒语。

 

“...燎原之火将炽于四方,引领光焰通往四方之门,降临于斯,以鲜血为凭,以龙唤之名呼唤汝,掌管万物生命之火的炎龙,遵从誓约之命,回应我!”

 

就在旗木卡卡西吟唱完召唤语之际,从召唤法阵处扬起的白烟将他包围,将他身上仅余的的魔力就从左眼处全数抽走,咔嚓一声,他的身体就犹如断线娃娃的倒在地上。

 

正当他忐忑不安,满怀害怕却又忍不住期待的心情闭起双眸祈祷之际,划过脸颊的一道破风简直让他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了。

 

眼前的庞然大物长有一身赤色的鳞片,头上的顶角亮丽而富光泽,暗红的色泽犹如那妖冶迷人的蔷薇花透出诱惑,那是人类梦寐以求想拥有的连钢刀铁枪都无法摧毁的龙盔甲,和能制成价值连城的封魔法器的龙角磷粉。

 

尽管龙的行踪一直都扑朔迷离,见过的人十指可数,但也无阻世界各地的走私者将猎龙定为最高目标。

 

刚被唤出来的龙懒洋洋的伏着头,那一击可以摧毁山石的爪子被隐藏着,与民间绘本无异的赤色龙目微微瞇起,将焦点落于少年的身躯处。

 

“好久没有以这模样出现了...小子就是你召唤我的?居然还只是个半调子的人类,就这样想死吗?”

 

赤龙嗤之以鼻,彷佛眼前这个粗喘着气,流着冷汗的少年只是一个笑话。

 

“吾为赤龙,是掌控大地火焰的炎龙,亦是现任负责掌管龙族封地的龙,根据古喻,吾等会借出修正世界轨迹的力量予召唤者。”

 

“那个,我另有一事相求。我想找一个人,大约在三年前我失去了他的行踪,无论用了什么方法去搜寻都毫无消息。”

 

深知世上没有无免费午餐,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惜任何代价。”

 

赤龙饶有意味的微微抬头,似乎很有兴趣。

 

“.....拜托你。”紧抿着嘴,他已经不敢想象如果被拒绝后的路该如何的走下去。

 

“竟然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找的人,他就对你这么重要?”

 

“他,是我的英雄。”

 

“......名字?”

 

“......宇智波带土。”

 

“有趣,帮你也未尝不可,毕竟吾等有的是时间,”

 

话毕,魔法阵再次升起烟雾,一条明显比赤龙年轻得多的幼龙出现在眼前,不同于独角的赤龙,幼龙的头顶长着双角,身上的鳞片泛着墨绿色的光芒。

 

沉睡中的幼龙缓缓的睁开眼,赤瞳在与银发少年对视数秒后就彷佛完全放下戒心,牠缓缓的走上前将脸埋进少年的手心,撒娇似的来回揉着。

 

眼看着龙崽和成龙那明显的反差,旗木卡卡西不由得错愕了数秒。

 

“这家伙的鼻子很灵,在寻人方面应该能派上用场的,不过,却是个挺笨和控制不好力量的家伙。”

 

听到对方批评自己的话,幼龙不忿的望向赤龙嘶叫了数声。

 

“闭嘴,不想丢人就不要以这种模样出现在人前。”赤龙鄙视的回瞪过去,摄人的威力让幼龙不由得乖乖的缩到一旁。

 

“至于代价嘛......你总会知道的。不过小子,如果你还要命的话,就不要再试图召唤吾等。”

 

毕竟以你现时那丁点儿的魔力可是耗尽十次也不够看。在留下最后的忠告后,赤龙解除了召唤阵法,隐身于黑暗中。

 

旗木卡卡西望向赤龙隐身离去的方向,又望望还待在身旁的幼龙,只能以着弱不可闻的声音道谢。

 

“......谢谢。”

 

对于现时自己的状态,他实在再清楚不过,光是发动召唤阵法他已经耗尽了全部的魔力,刚才不被魔力反噬而死只不过是他好运罢了,如果方才从自然涌进自己身体的魔力少了那么的一点点的话,又或是赤龙晚一点点响应的话,恐怕......


世上将再无人知晓那个只属于那个少年英雄的故事。


伸手抚上那有些刺手却乖巧温驯的幼龙龙首,他倏地感受到眼眶传来久违的干涩感。

 

=唤龙。终=

 

评论(5)
热度(33)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