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唤龙1-3


 

 

00. 

 

龙。

 

一种自传奇中诞生的物种, 据说美丽而强大,只消牠愿意一个吐息也足以抵上万马千军的逆天存在。

 

牠拥有绝对的力量但却从来不好战,然而每当世界发生魔障祸害的时候, 牠总会愿意借出力量,协助将世界拨乱反正,重回正轨。

 

只是牠行踪神秘, 从来都不喜将其面目展露于人类前。

 

─ 节录自《匿龙喻传》─

 

 

01. 

 

那一日,他们只是如往常一样的奉命执行小队间的集体演练,将离村子不远处的哥布林群清理一下,以免牠们数量激增危害到村民的性命,因此所有人却未曾预料到怪物们竟然会出其不意的反击,将三小队的成员分散开去,然后逐个击破。

 

该死的。

 

旗木卡卡西不耐烦的闪过几只怪物的攻击,丝毫不想浪费时间的继续向自家队友的方向移动。

 

他有种不安的感觉,就在刚才和野原琳被拆散开来时,除了那一大群烦人的哥布林外,在那此起彼落的嘶叫声中似乎还夹杂里着山怪的叫声。

 

虽然山怪的智力不高,等级属于中下级别,但其力可算是强的类别,而且一旦其进入狂暴状态的话,其力量和暴击率更会倍数加成,因此在缺乏队友的情况下他们一般都很难全身而退。

 

而且...他将右掌握了握再松开,些许迟缓的动作让他确信自己应该是中了毒,回想起来带毒的应该一开始就纠缠上来的哥布林,就是因为是最开始的攻击所以他们才会大意起来。

 

“琳!”终于赶到棕发队友的身旁,眼看到对方硬生生的接下面前的山怪的奋力一击后,旗木卡卡西立即抬手往前方放出几把带雷魔法属性的短刀,在短暂的转移了怪物的注意后电光火石的将野原琳拉到身后:

 

“没事吧?!”

 

旗木卡卡西看了看眼前的山怪,发现竟然是少见的狂暴状态,怪物的身体逐渐变成紫红色,而身形也比刚才的要增大多了。

 

牠朝着往后退去的两人发出刺耳嘶吼,摆出似乎在下一刻就会立马冲上去咬断猎物的喉咙的架势。

 

旗木卡卡西紧握着手中家传的象牙白的短刀,努力的将全身的反射神经提升至极致,务求在必要时将唯一的队友好好护在身后。

 

“卡卡西,我没事...”野原琳本想微笑表示没事,然而她那刚接下攻击的手却无法压抑似的颤抖起来。

 

“......”除了刚才承受山怪重击的右手外,一开始他们小队负责的哥布林群发放的剧毒效果也慢慢的显现出来,虽然毒性不强,但却能带来麻痹感,对于时刻要有快速反应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个麻烦。

 

打从一开始起就已经透过皮肤的直接接触传递过来,再加上他们专注诱导那数十只哥布林踏入那能触发烈炎的魔法陷阱中,根本无暇理会那近身打斗所造成的细微伤口,无疑的令她和旗木卡卡西的情况更差。

 

真是糟透了...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自带毒属性的哥布林了。一般来说,这些低等的怪物是不会有双属性的。

 

上一次遇到的已经是被疯狂魔法师强行魔改过的那群鬣狗了。

 

野原琳暗暗的再次评估了现时的情况,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向跟前的银发少年伸手,淡绿的光线缓缓的自手心亮了起来。

 

“琳...”感受一股清凉的魔力慢慢的从伤口处流进身体,旗木卡卡西表现得愕然,“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治疗我?”

 

他不安的抓着野原琳的手,企图让对方放弃那不要命的行为。

 

“我只是受了一点小伤,比起我——你更应该先治愈自己。”

 

他很清楚,他们要活下去。因此不能浪费不必要的体力或魔力。

 

他们两个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毫无经验的孩子了,在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一定的认知的情况下,现下自己与敌人的差距就更加的清楚不过了,

 

在正常的情况下,这样一只的山怪对于水门班来说简直只是小菜一碟,但与其他小队的失散,比预期要多的哥布林群,山怪的突然狂暴化,陷阱过早被识破等等元素让旗木卡卡西觉得很不安,

 

就好像有人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等待他们自己入局一样。

 

作为与他一同成长的队友,野原琳显然的也明了旗木卡卡西的想法,她微微低头,彷佛在思考该用什么字眼的迟疑了几秒:

 

“卡卡西...你应该明白,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们最希望能够活下去的,是你。”

 

对上略带不可置信的眼眸,她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将自己和队友最真实的想法传递出去,如何才能让眼前这个天才少年更加珍惜自己,

 

 

“你,可是世界上仅存下来的龙唤啊。”

 

 

02.

 

“......”野原琳的语气一如以往一样的轻且温柔,但旗木卡卡西一听,身子不禁一颤,他瞇起了双眼,下意识的自嘲了一番。

 

是啊,他又怎可能忘记呢,这个重要的身份。

 

龙唤。

 

以血为媒介,以命为誓约,与掌握大地生命的龙定下通灵契约的召唤士,自古以来就背负将紊乱的世界轨迹错纠正、拯救生灵的使命。

 

尽管旗木卡卡西直到现在也未曾得以成功召唤过龙,也从未为那被怪物激增而影响到的村落尽过半点绵力,全然谈不上什么救世者,

 

但无关其他,光是这个身分就足够其他人为他牺牲一切,化为焦土也在所不惜。

 

毕竟拥有那种能力的人,现在就只余下他一人了。

 

他想了想,木无表情的勾起了嘴角。

 

 

以他们这种攻击与防守力兼备的二人队伍来说,眼下中毒、被低级怪物围攻及支持被断的情况可谓非常罕见,在野原琳的记忆中,自从他们成为二阶职人后,旗木卡卡西就再也没有让任务出过什么岔子。

 

日渐熟练的魔法及隐身法,褪去了年少时的骄傲自负,随着岁月变得冷静而自持的银发队友决不会再容许任何可能引致死亡的危机发生,每次他们进行任务前也必定会尽量做好充分的准备。

 

而这次也不例外,对于恒常的清扫任务来说,一般需要准备的只是诱导用陷阱、护身符咒,及少量紧急医疗用品而已。

 

因此如果没有推测错误的话,这些环环相扣的“巧合”很可能是针对少年的特殊身份,无不以着想让他身受重伤或者死亡的目的下策划的。

 

虽然知道他不想从自己的口中听到这种话,但权衡一切后,她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

 

“......”他无言的看着她,目光由最初的不可置信转为责备般的愤然,然后再化为无奈不甘后,无声的融入那漆黑的一潭死水之中。

 

这样的眼神她并不陌生,野原琳默默的想着,当日他们在得知再也无法看到那个身影时,银发少年的眼神也是这样的痛疼无力。

 

他们曾经立誓要好好的守护彼此,一同去将混乱的世界轨迹重修好,然而在不断经历战斗与失败,伤痛与挫折后,他们只能用仅存的力气紧握仅存的手,依靠着昔日的记忆与身分跌跌撞撞的继续走下去。

 

“卡卡西,再这样下去恐怕是不行的了,”眼看对方的伤口被治愈到不再渗血的程度后,野原琳收回淡绿色的魔力,然后从腰间抽出细剑,握于胸前:

 

“在老师发来消息前,就让我来作诱饵吧。”

 


03.

 

旗木卡卡西抿紧双唇,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实在不想让她涉身于险,然而眼前的敌人经已准备好下一波攻击的发出挑衅性的嘶吼,再不容许他们有丝毫犹豫的时间。

 

野原琳绕过队友站在前面,冷静的继续开口:

 

“卡卡西,对于这种体型庞大的怪物,明显我的剑术比会你的刺杀更有效。”

 

旗木卡卡西的职阶是刺客及魔法师双修,他的刀术以快、狠、准盛名在外,加上雷属性的魔法加成更加能于迅雷间使目标一刀毙命,在清楚明了对手致命部位的情况下绝对是所向披靡。

 

但是在面对异变或而无法断定致命部位的怪物时,刺客的低防御缺点就会显露无遗。

 

野原琳点足往前奔去,举手拉过细剑往怪物的右侧腰间用力划下去,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

 

山怪的体型庞大,对施予不同部位的多重攻击的反应并不迅速,她定神再次快速往山怪的双腿发出连续攻击,然后就在她身子往后退去之际,作为掩护的雷属性飞刀瞄准刚刚刺出来的伤口飞去。

 

一瞬间巨大的怪物因腿伤向下跪去,牠伸手将埋进腿部的飞刀抽出,丢在一旁,骤眼看去伤害并不深。

 

“...皮居然这么的厚!”虽然本身是以治愈牧师为首要职阶,但作为剑手双修的野原琳本身的攻击力并不弱。

 

对于这一点,作为她多年队友的旗木卡卡西实在是比谁都要清楚不过。

 

“这只山怪,看来似乎有魔法防御的加成。”野原琳退回旗木卡卡西的身旁,他们觉得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了。

 

刚才被他俩甩掉的其他哥布林在找到他们的位置后逐渐的向这边包围,嘴里还似乎吐出紫色的毒烟雾。

 

牠们的目标是旗木卡卡西!

 

野原琳与旗木卡卡西对望,内心不约而同的升起危机感。

 

“琳,让开!”

 

暗暗催动魔力灌于那把父亲遗留下来的白牙短刀,霎那间刀身呼应似的发出令人眩目的耀眼光芒,他提气往上方一跃,右手瞄准山怪的眼睛将刀狠狠的刺进去,

 

“雷切!”

 

右足在落地的瞬间立马往旁施力绕到怪物的身后,右手一转就释放出那个曾经让死敌都忍不住赞叹的大招,从怪物的颈后绕过去,顺势往咽喉抹下。

 

银发的少年站在绿色黏乎乎的液体中,一动不动的,然后在白光与雷鸣声渐趋减弱之际,怪物的头颅也应声滚到地上。

 

“卡卡西!”野原琳快步走过去将刺进山怪眼睛的白牙短刀拔出,然后手一伸拉起对方往后跑去。

 

“水门老师有消息来了,他要我们尽快撤退,这次的任务果然是个幌子。”

 

“我知道了,走吧。”

 

就是感受到波风水门的密语从口袋中的时空法符咒传来,他才会那么急于将眼前的怪物收拾掉。

 

一瞬间消耗大量魔力的晕眩感慢慢开始涌现,他抬手揉着发痛的额角,却不曾放慢奔向波门水门为他们暂时开通的空间魔法通道的脚步。

 

似乎只有远离这个地方他才能够真正的安心起来。魔改过强得没由来的的怪物,精心设计的诱导陷阱,刻意编配过的小队组合,

 

他神色晦暗的看了看自己刚才发出雷切的右手,果然与三年前的那次一样,都是冲着他而来的么。

 

tbc


评论(8)
热度(49)

© 哭死狗 | Powered by LOFTER